Catch125 – Chew the Animation -《多羅羅》生於亂世,有種選擇?

有個亂世,跟很多尋常的社會一樣,主要是由農民組成,而農民之上有武士領主。世道紛亂,領主有很多敵人,除了領地之外的領主,還有領地內不時出現的山賊、天災及鬼神。鬼神是仗賴吃人而存在,其妖力能為土地帶來興盛和衰落,既被崇拜又被懼怕。

一方領主醍醐景光,為了得到領地的昌隆繁盛,所以用自己的兒子為祭品,獻給十二位鬼神以求它們對領地的庇護。

長子百鬼丸一出生,四肢、皮膚、神經、耳朵、口舌、鼻子、脊椎、雙眼全部失去,只是一糰肉塊。他被義肢製作師壽海收養,得到義肢的輔助,雖然失去五感,被鬼神糾纏,但仍能長大成為武藝高強的鬼神殺手。

在一次與鬼神的戰鬥中,他取回了自己的皮膚,並意外救了一個因詐騙而被抓住的小孩,就是多羅羅。多羅羅見識過百鬼丸的強大,決定跟著他並利用他活下去。身為盜賊頭目之子兼騙徒的多羅羅其實心地很善良,雖然說是要利用百鬼丸,但卻也為原本漫無目的的百鬼丸訂出一個殺滅鬼神的好方法。他們兩人巡遊各地,藉幫助不同村落小鎮除滅鬼神,以換取報酬生活。

百鬼丸和多羅羅這個組合因除滅鬼神之旅,與醍醐的少主多寶丸遇上。多寶丸是在百鬼丸犧牲後出生的小孩,是以完美無缺繼承人的姿態而被培育長大。從名字就知,他活在美好之中,而

他也深信這些美好是他應該守護的。所以當他的父親指百鬼丸是鬼神,是帶來災難的存在時,多寶丸便去討伐他。

生於亂世,有種選擇叫守護。

多寶丸為了守護從他出生就享有的領地繁榮,所以不惜犧牲,也要討伐百鬼丸。但是,他不知道,那些繁榮是建立在別人的犧牲之上,那些美好是建立在被犧牲的人之上。他或者不是不知道,但故意忽略,就如他忽略了那急功近利的行為,是因為他一直得不到母親的關注,為甚麼在這個美好的繁榮盛世,母親卻滿懷心事,對他不坦白。

當被犧牲的人不願意當聖人、接受這個被犧牲的選項,制度就將他描繪為破壞的鬼神。這就是制度的現實,有權的人,無論做好事壞事,整個制度都合理化他所作的。景光借助鬼神之力讓領地繁盛一事,被巧妙地改編成他消滅了鬼神為領地帶來太平。多寶丸也要跟隨這個傳統,必須殺掉名為百鬼丸的鬼神。他為了大家別無選擇,他只是盡他的責任。而沒有權勢的人,只要稍微偏離制度的要求,制度便會動用龐大的資源,去將他沒有錯的行為,徹底分析、曝光、污名化,要他受盡千夫所指。多寶丸在這樣的制度下,選擇了守護這個會守護他的制度繼續錯下去,而不是守護他的家人和家臣。

然而,生於亂世,亦有種選擇叫陪伴。

多羅羅原本以為消滅鬼神是一種穩賺不賠的生意,但隨著旅途中遇到太多各式各樣的人,他迷惘了。不錯,有些因鬼神獲利的人,情願繼續對鬼神吃人的行為視而不見,甚至誘捕無辜者成為鬼神的貢品。這班只恐懼著失去鬼神後會對自己生活不便利的人,可以不管他們。但是有些被人排斥和傷害的人,藉著鬼神的陪伴得以存活的人,那些人和鬼神又是否該被討伐呢?繼續這種旅程是否一個錯誤?這種疑問不時浮現,特別是百鬼丸因為堅持殺戮,而漸漸鬼神化。

多羅羅喜歡百鬼丸的強大、直接和堅持,但卻害怕他過於執著,那種執著讓百鬼丸在獲得愈多身體部份的時候,卻愈來愈沒有人性。所以每每在百鬼丸要失控殺人的時候,他都會衝過去攔阻。或許這樣聽會以為多羅羅是個和理非左膠,但在和鬼神的戰鬥之中,他永遠是最勇武的去幫助百鬼丸,無論是以自身為誘餌,還是當先鋒替百鬼丸爭取時間。多羅羅的個性和行動充滿矛盾,並沒有很清晰的善惡,但卻有清楚的原因,就是想要陪伴在百鬼丸身邊讓他可以當個人快樂地活著。

但,生於亂世,其實有種選擇並不存在。

百鬼丸一直都是沒有選擇的一個,一出身便被奪去身體,長大後被鬼神所追趕,他都是一個被動的存在。雖然他漸漸變得武藝高強,連鬼神也可以斬殺,理應有能力去選擇,但百鬼丸還是沒有選擇。他沒有資訊也沒有空間,無法發現選項。因為沒有五感,他只能砍殺他所感受到帶有邪氣之物,不會也不需考慮到底殺掉鬼神對其他人來說有何影響。到底殺掉一只鬼神後,救回那個準備成為祭品獻給鬼神的人獲得利益較大,還是既得利益者的優勢被剝削後損失多些,他都不用考量。他只有一個選項,一直殺下去,直到取回自己的身體,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他沒有因為殺掉鬼神而成為英雄,別人對他只有懼怕甚至憎惡。他在沒選擇下獲得的強大,讓他被指為惡、被定為錯和暴力。那些自持絕對正確的看法,將制度外的強大認定為暴力,到底又犧牲了多少人?反正為了維護自己的正義,跟自己不同、不是自己人就被視為不重要。既然如此,為何好意思說別人為了他們的正義所作的行動是錯,而自己卻是對的呢?還好二次元的世界總是美好的,2019年動畫版讓百鬼丸終於有屬於他的選擇:他選了不殺多寶丸和景光,捨棄鬼神之息,成為一個人。

或者生於亂世,有種選擇叫不去選擇。

景光在失去鬼神的庇護後屢戰屢敗,失去了自信只好將自己的挫敗感轉移至憎恨百鬼丸的力氣上,直至百鬼丸的不殺。他發現如果自己沒有選擇仰賴鬼神,沒有將領地的繁榮建築於那些吃了自己兒子還不滿足,還要一直一直吃人的鬼神之上,而是同心協力經營領地,或者他的領地和家庭便不會迎向破滅。手持權力的人,有這麼多資源可以使用,利用鬼神是不是在亂世中可取的選擇呢?那些無法理解和操弄的事物,能否不藉追求繁榮安定為藉口去接近利用,視之為不可測後果可大可小的天災,可以嗎?

在三次元的亂世之中,我們並沒有全知的觀點,為現況解說的旁白也只是記者之類沒有讀心術的普通人,我們只是蟻民,就如結局那三個村民一樣,無能力又無財力,如何面對那些血淋淋的對立和犧牲呢?我們怎樣理解那些多年來持之有效的好,開始去思考這些好是犧牲了甚麼人呢?我們又如何斷言我們所做的每個選擇,都真的是一個好的選擇?

或如大衛的一生,在亂世之中他無可選擇地被神揀選,在顛沛流離後得到豐盛,卻又在太平盛世之中選擇了家破人亡的結局。又如今天會否有權貴們選擇回應耶利米先知的呼籲,放棄城巿中那些建築在犧牲貧弱者之上的繁榮,乾脆地接受神藉巴比倫給的懲罰呢?

巴斯加
年輕時不擔心說太多道理,年長時就害怕說太多太長,因為不想被人以囉嗦來指證我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