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125 – Punch the Movie 初心 —《 逆權三部曲》

「甚麼是國家?國家是人民的,當權者的位份是由人民集體授予,所以當權者的職份是為人民服務,國家不是一小撮人⋯⋯」

韓國電影/劇集自2000年崛起,題材豐富,拍攝技巧及特技愈趨成熟,其「說故事」的手法往往直擊觀眾心靈深處的渴求,掀動人心。但在技巧背後,其成功的核心卻是一個又一個的「好故事」——不是無中生有,而是映射著韓國社會的悲情文化與歷史,是從個人榮辱到愛情親情、傳統文化到社會現況、國族情懷到民主人權的沉重掙扎。

韓國是一個充滿無奈與傷痕的國家,受限於各種地理及社會因素,過去十個世紀不是內戰分裂,便是被外強入侵,及至近代歷史的中藩日占,到南北分治,韓國社會可說是「無停過」躁動。

然而,到了80年代,社會出現了一個轉捩點。當時的南韓正值獨裁軍政府的威權領導下,爆發了全國性大規模的民主運動,直至1987年全國性的示威迫使當時的軍伐總統同意直選並採取其他民主改革措施,最終帶來新共和國的成立,向民主自由踏出了決定性的一步。而近年被冠以「逆權三部曲」的電影,《逆權大狀》(2013年),《逆權司機》(2017年),《1987:逆權公民》(2018年)便是以這段時期為藍本的熱血之作。(講左咁耐終於入正題lol)

【冷知識】其實「逆權三部曲」原本並不是有計劃的系列電影(至少不像Marvel系列),嚴格來說三部電影是出至不同導演的獨立作品,故事情節上也沒有直接關係。那為何成為「逆權三部曲」? 起源很有可能只是香港非常「求其」的電影名稱翻譯 (原韓文戲名甚至沒有「逆權」二字),以及沿用賣座電影名稱的市場文化。 (果D咩「XX情緣」「末日XX」你懂的lol) 

以上解說較像是高登帖文,而當筆者看畢三部曲後,深感「逆權」二字其實意義深遠,其「三部曲」的進程更是無獨有偶的精妙絕倫。《逆權大狀》故事發生在80年代初期,刻劃出一個視錢為生存意義的律師良心醒覺的過程,電影感十足,主體鮮明,同時為民主運動揭開序幕;《逆權司機》則透過一名窮困的的士司機與德國記者的生命交織,帶出光州民主運動的來龍去脈,以重現當時的寫實方法拍攝,其畫面卻反而更令人扎心;《逆權公民》則透過大量的支線故事匯聚成河的拍攝手法,帶出升斗市民在民主運動中的不同位份,電影中沒有一個鮮明的主角,突顯在社會運動中每一位也是主角,真正的遍地開花。

從電影說故事的角度,沒有《大狀》與《司機》兩齣電影的鋪陳,《公民》便顯得不明所以,散亂無章;但其實三部曲都有一個共通點:是主角從自私自利中「轉死性」的轉捩點,這就是民主社會運動的參與者絕大部份也是從良知覺醒的感召開始。或是大律師看見朋友無辜的兒子被屈打成招;或是的士司機看見軍政府無差別地攻擊示威者;或是所有人看著政府以最荒誕的原因-「只是大力拍了桌子一下,那孩子就心藏病發死了」來掩飾一個異見青年被迫供至死的事實。逆權背後的初心,是良知與人性的醒悟。

面對不公不義的事情在身邊發生,人的基本權利與尊嚴被極權的一方踐踏,內心的良知,以及對生命的憐惜,不斷地衝激著世界教導我們個人利益至上的價值觀,這種張力持續擴大,直至我們不得不作出抉擇與回應,或是把良知滅聲、放棄掙扎,或是與黑暗割蓆、重拾人性。

電影透過掌權者與抗爭者的不同視角,述說著社會運動的故事。「逆權」在戲中其實是掌權者的視角,因為在自我中心的掌權者眼中,所有不順服權力的思想與行動都是「逆」權而行,他們看到的只有對權力架構的「威脅」與對自身權力的「挑戰」;但從人民覺醒的角度來看,其思想與行動背後為的是捍衛作為人的尊嚴,「逆權」從來都不是其初心/核心目的,只有當掌權者不以造就人民為依歸,莫視人的平等與尊貴的時候,逆權的抗爭與衝突才會出現,並成為覺醒過程中無可避免的結果。正如昔日的耶穌,他來到世上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推反羅馬政權,而是讓人從罪裏得著救贖與釋放,但當耶穌在地上「企硬」地實踐這天國的價值觀的時候,政權的醜惡因此被反照出來,掌權者(當時的宗教領袖)深感不安與受威脅,逆權的畫面亦自然而生。

這也是天國八福中「為義受逼迫」的圖畫:

「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馬太福音5:11-12

從來「逆權」都不是抗爭的目的,基督徒若在地上抗爭,其初心應然是為了重拾神造人的形像,堅守天國的價值觀。

P.S :如果你現在正因此而面對逼迫與苦難,恭喜你,你是有福的。

金不換
「吾聞觀君子者,問鑄人,不問鑄金。」《揚子》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