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125 Catchy 時代革命,光復乜X?

喂喂,這個標題能出街嗎?

從69「要求撤回」,到71「金鐘宣言」中的五大訴求,到各區的光復。林鄭也從要下台,變成要落地獄。我們在高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時候已不會再咬到舌頭。

有不同的人說條例不會過了,大家快點回復日常,不要繼續衝擊,擾亂秩序;也不要提出更多訴求,那是無限上崗上線。身為很想快點定稿的編輯也很認同,希望事情在《Catch》出版前,能快點定一個說法,讓我們能寫些完美的文章,那多好!這幾個月很累人,在徵稿的時候,時勢每個星期都不同,而不同的人都表示被各式資訊壓迫著,無法好好靜下來寫文。而罐頭文也不適用,因為新的事件出來了,總會擔心這樣寫會不會被誤讀,會不會「撞車」。

感謝幾位同學,在這紛亂的時節中,仍然願意用他們的文字,去整理他們那些無時無刻無限量增加的觀察和感受。他們教會我想到的東西就要寫出來,縱使字數爆燈。(反正怎樣整理讓人看,應該是編輯的責任,如果有人有興趣看他們的原文,可以電郵我們,敢言沒包裝沒包袱的思考很值得大家看完再討論)

又,感謝在定稿前後,幫忙修訂校對的同工和朋友。懂思考討論的人不是因為他特別聰明或是叻,而是因為他身邊有願意和他一起討論思考的人。他們一次又一次的啃著這些慎入的長文,一起研究這期的《Catch》到底是要給甚麼人看,有甚麼意義,豐富了編輯這件事。這些討論幫助我們成為一個放下預設討論框架,多點真正聽到對方的說話的人。

不同的人都表示,到出版的時候,時勢應該又有所不同了吧,這樣定稿有意義嗎?我們沒有試著去立論,也沒有試著去展示立場,也並非要在說服任何人要站在那一邊。我們只是試著記錄一些曾在那個時間點發生的反思,以反抗那些用大量以愛之名包裝的權威語言。

和諧的舊世界被殘酷的現實打破了,革命時代開始了,我們都回不去那個能享受勞碌得來的好處之時代。但,又有甚麼可以光復呢?當我們和別人明明是在說著同一組語言,但卻發現彼此間的意義原來如此不同之時,或許寫作和討論,是一個和別人及自己復和的休止符。因著聖徒相通,不同的概念總是能交織成美麗的樂章,一齊來,一齊走,不割蓆,不分化,一個都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