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125 – Encounter Someone – 我信聖徒相通

關於大台X群體X行動的雜談   

Ben(B)、Iddy(I)、Ronald(R) 

本篇內容是撮自在漫長的6月剛完結,7月那無盡的征途正在展開時,以挑釁性甚高的題目「is算不算是一個沒有大台的信仰行動者」邀得諸事繁忙的is同工坐下,反思又展望一下的雜談。 

註:本文內容經整理,分段問題為事後添加,請各位讀者留意。 

近年的社會運動、甚至到基督教圈子內,都有「去大台」的傾向。你們如何理解大台?覺得ISCF內是否也有大台文化? 

B:ISCF這個團體仍在慢慢建立中,算是尚未有大台。但有些時候會希望有大台,像是機構(FES)在612*後,亦會討論要不要以機構的立場去做一些行動。但在同工會討論後,得出似有非無的結論──即散落到同工們的各自回應。這件事「很FES」,反正傾完後大家也會去做,只差在會不會用機構的名義,或是有沒有一個statement(聲明)。但跟實行的事可以無關,因為同工們無論怎樣,都會與同學同行。這種沒有大台的表現,可算是群體內成熟了有內建默契展現──無需大台的出現,便能在不同和相同之中取得平衡。 

*6月12日示威者為阻止立法會進行逃犯條例修訂議案二讀之會議,而從當天早上開始進行的包圍立法會,阻礙議員到場開會之行動。當日下午警方以過度武力驅散示威者,事件中有示威者被警方槍擊頭部受重傷。 

R:最安全的答法當然在不同的處境下有不同的處理。人多才會需要有「大台」,人不多其實沒有需要。大台主要的問題是其形成的過程,是因外力還是按需求自然而生呢?不同的組成過程,會做成對事情的不同理解。到底一個場合是否真的需要一個大台呢?如果是按需要成立,那應該是好才會出現,但會不會運作到最後功能被扭曲呢?大台不是永遠被需要,到某一刻以後,應該讓他自然消失。 

大台是一個被跟從的決定,以近期社運發展為例子,連登就是大台,是透過資訊科技快速處理一些訊息從而得出共識,而非由一些有代表性的人物號召。連登內的大台出現的時間好短好快速,甚至同時間很多大台,跟以往只有一個大台、維持著長時間的穩定團結模式有所不同。 

因為我們相信聖徒相通,is team理論上不會有大台。藉相信上帝透過聖靈,可以讓不同人給出不同的領受,我們不需要大台。 

I:IS team的大家都無權勢,好難有大台……在反思是否有大台,其實是在問有大台是否一件好事?或者應該問,沒有大台有沒有問題?如果說這次運動中,連登是大台,其實是在說連登是群體意識的運作。不同人有不同的新意念,但兩三下無人推便消失。而一直主導的聲音可能會是大台,但只要有另一個聲音反對,就可能拉了大部份人過去支持,原來的大台很快就被拆了。 

從大台的討論延伸,信仰群體或是教會之中,免不了會有權力體制。你們是如何思考當中權力的必要性及教會體制時常為人詬病的問題呢? 

B:可以繼續問,基督教算不算有大台呢?舊約的以色列未有王的時候是支派制度,若以群體的大小來說,不算有大台,算是中台?那麼上帝其實是不是一個大台? 

有沒有大台或權力體制,是要看是甚麼類型的群體。以學生主導的群體來說,在他們沒有基礎時,就算要求他們主導,但實質上會變成他們需要引導。實例像是與同學討論的時候,同工會幕後準備很多不同方案,當學生自己有想法便跟從他們的方法,但在甚麼都沒有的時候,便提供一些給他們參考/選擇。 

以FES這個群體來說,同工可以自主,因為每個同工都有獨立思考。但在教會體制內好像並不期待(R:或不鼓勵)有獨立思考,所以如果真的沒有大台,討論十年也不可能有有下一步,所以大台還是有存在的需要,但核心問題是authority(權力)被放在何處。 

 I:其實舊約也討論很多人治的制度,如利末記談及分級管理,顯示制度在群體內是有其價值,可以幫助群體處理矛盾和張力。但這同時會賦予一部份人權力,就如蒙召即領受從上而下神的呼召,並慢慢地演化形成權力架構,那麼我該怎樣看制度?人多便需要制度嗎?人小便不用這樣?有些教會一直分堂植堂,以避免成為一個過大的群體,從而避免產生過大的體制,算是lesser evil (兩害取其輕/必要之惡)的做法。但我對無權力架構(無政府主義)有疑問,因為個人的不同經驗或特質,便會導致權力架構的形成。我們自身要有很強的意識,去break(打破)這類權力架構。 

R:從本質來說,其實要看到底那個台是體制來的權威,還是從聖道而來的權威?到底怎樣判斷權威是否來自體制,因著背後有某個需要而產生的體制,還是本身體制的續存?教會雖然是有有形的體制,但不等於權力來自體制,與有大台的時候去行駛大台之權力時有些許不同。我並非訴諸於無政府主義,但權力來自人民,是否就要回歸人民呢? 或者聖經是來自上帝,所以要回歸上帝? 

為何傳統教會的權威會流失呢? 

B:但authority(權威)的威信正在流失,是因為有很多人濫用權威,像是有無良的醫生為賺錢建議無謂的療程。最近實踐神學這麼火紅,是因為它能處理從前的人講太多理論建立權威,但無實質的改變行動這個問題。可能神學原本不是這樣,但目前像是鼓勵人在行動中反思(I:失敗了再思考嗎?)。現在似是在正反合中,從另一個極端(先思考後行動)中反彈回來(行動中反思)。 

R:我們強調自主、獨立思考,並非要反權威,而是在反對那些會破壞信任的權力行使,反對以教會體制內的身份令到個別人士的釋經成為權威 。 

另外,我們很多時還卡住「行動先於論述,還是論述先於行動」之中掙扎。先研經然後行動,以前一直是這樣教這樣聽,像是OIA(observe觀察、interpret解釋、application應用) 要有觀察解釋之後,才會有應用。(I:所以一直觀察解釋不到,就不用行動這樣?)  但在目前流行的實踐神學中並無先後,大家都想行動,但如何設定那個安全系數? 本質上想做的事不會有太大差異,但有些人要思考得很仔細才能開始做,另一些人只要有感覺便可以行動。如果要著重思考和反思諸,但這個世代事態發展這麼急促,還沒想完可能情況已不同,變相無法行動。那麼,是否就應該不思考,或在行動中才思考呢?(I:其實我正在此迷惘之中,怎麼辦?)

借用好撒瑪利亞人的比喻中,祭司和利末人的沒行動有很多詮釋的空間,他們可能並非不想伸出援手,他們可能有在計劃甚麼,但就是還沒有見到一個行動。行動有否被看見,到底有多重要呢?這是每個人不同的判斷及操練,而群體也是需要差異以互相配搭。聖徒相通嘛,並不需要人人也要去撞玻璃。 

一直有提及「聖徒相通」,這個意念跟近期社運的行動宗旨「兄弟爬山,各自修行」是否同義? 

R:類似,但背後差異是,相信的到底是聖靈,還是連登的大數據。 

B:聖徒相通跟世界講的尊重差異並不同,現代的尊重不一定要經過溝通,只要信念互認去做便可以了。但聖徒相通是一定要討論,就算相方對不上話還是要溝通。教會為避免撕裂,所以傾向以互相尊重為名的不討論。聖徒相通應該是因信徒都伏於上帝的權威下,在真道上竭力追求同歸於一,才發生的溝通,與各自修行不同。 

以繪畫為例,不是顏色不同不互相掩蓋又能同時存在,就不用去討論,而是一種互相配搭,有一種指向和顏色的配搭。是經討論後做自己的那部份,交織成一幅美麗的圖畫。而這種美麗的指向和配搭背後就是籍著聖靈連於基督。 

社運界因正在經歷著類似大和解的,按你們近期的觀察,信仰群體當中,是否也在經歷和解? 

B:目前見到的,是基督徒和連登仔,因為在行動中相遇,生命在同一件事上有交織,不再隔空對話。我會說這種在現場所做的事雖然不同,但會互相理解對方的行動,是一種接近和解的對話。 

I:有些教會經過雨傘運動後有所反思,願意與年青人同行。但年青一代會不再有興趣和教會溝通,甚至覺得教會跟政府的行為相似,所以不願意向教會交代。 

 R:和解並不是信仰的講法,應該是用復和。這並非字眼的差異,因為和解可以有表面上的,像是政治上的妥協。以往的教會內的一些撕裂,其實都來自某種政治層面的問題,大家並無處理「如何面對不同意見」,並且繼續不去處理。或者為了減少群體內的撕裂,會試著用一個「進步」的手法去處理,像是認為各自修行。但各自修行其實也是一種撕裂,只是用手法建構一個新的關係論述,而非基督裏的復和。 

我覺得現在的場面是好事,但是否真的要朝此方向發展?家中沒有吵架不代表已復和,正面些去想,教會是上了一課,而且多了意覺。但關鍵或者在於不要怕撕裂,要學會如何吵架,如何將事和人分開,不會傷到關係而為事討論呢? 

身為is的同工,從牧者的立場出發,會如何對應那些群體中一些不一定符合所有人立場的自發行動呢? 

I:在教會內,是否可以有些自發的行動呢?在不通知教會的牧者長執,不得到他們的同意時,可否以團契的名義,去進行一些政治性的行動呢?我在教會試過討論這個問題,但到最後,都因強調要尊重神所設立的教會這教導而不了了之。 

R:如果從牧者立場出發,牧養並不是回答可不可以,而是和他們一起討論為何可,為何不可。但為甚麼教會很多時候都沒有討論為何,只給一個答案呢? 因為教會沒有空間。沒有空間其實是產生自一種價值的判斷。時間比較重要?討論過程不重要?或者可以將Power(力量)、authority(權威)violence(暴力) 分開來談。像是今天醫生說要切掉你的肝臟,那是他的醫學權威(authority),但你還是可以選擇是否接受這個權威的建議。如果你認同那是真正的權威,便會順服。 

B:相對學校/教會這些體制的做法,我們藉推廣學生主導,去幫助學生/青年團友們成為信仰的行動者。不是學校/教會之中由老師/導師訓練到學生/團友達到某個標準,才讓他們做,而是希望讓學生有更多嘗試及行動的機會。我們希望能聚集學生/團友,讓他們能就他們的程度一起去行動。 

(由於時間及篇幅所限,很多深入的討論未能繼續發展/節錄。如讀者們對類似的討論有興趣,《Catch》歡迎你開題,與我們一起討論。)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 Fellowship of Evangelical Students (H.K.) 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