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 126 – Instant Capture – 由魚思

Catch Young Guns {Instant Capture}>由魚思|Text>溫水嶺|Ilustration >losau

由魚思

最近拜託別人幫助做事,對方提起「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這老生常談。我忽發奇想,大部分漁夫在教懂別人釣魚後便功成身退,認為「你學識釣魚,自己搵到食咪得囉」。

但假如,那人學懂釣魚後開始不滿足,慢慢擴大規模捕魚,甚至進展到胡亂捕捉稀有海洋生物、走私、破壞生態…那教懂人釣魚的漁夫有責任嗎? 

「沒有責任,」有人會認為﹕「那有人知學懂釣魚後會發展成怎麼樣? 教的人根本控制不了,何來責任?」

「當然有責任,」又有人會覺得﹕「教的人至少應該要說明釣魚的基本規則,而且應該要跟進初學者的情況。」


若果將「釣魚」以批判式的思維代替,那麼教釣魚的便可能是學校、老師,甚至是近十多年推行的通識教育。從前認為「填鴨式教育」不好,所以教導及訓練了學生有自主的思考判斷。現在他們有了自己的所想所求,難道不是起初的原意嗎?如果突然認為這種思維的發展「過火」,那到底是誰的問題?又算是誰的責任?

又若果「釣魚」是「止暴制亂」的權力,那麼教釣魚的便可能是賦予這種權力的政權。政權的原意或許是維持社會秩序,但不少報導也顯示權力被濫用,甚至執法者自行判斷何為「暴」何為「亂」,又自行決定如何「止」如何「制」。諷刺的是行動被媒體形容為「以暴制亂」,那到底是誰的問題?又算是誰的責任?

近月的社會運動由從開始時「魚貫而入」的遊行,到有傳警方「魚目混珠」扮示威者以作拘捕,到有傳示威者被「任人魚肉」,到示威者行動升級堵路而讓市民感到「殃及池魚」,到警隊圍封理大以防「漏網之魚」,這一切都在逐步拆毀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實在是讓市民「自相魚肉」。這到底是誰引起的問題?又該是誰的責任?

事已至此,要解決衝突矛盾已超越了「魚與熊掌」這種相對的取捨抉擇,亦不只是追究誰人責任的問題。退多步想,一位好漁夫的自我修養到底應是怎樣?


耶穌呼召門徒時說:「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一個外行人教內行人釣魚,而且不只是得魚,更要得人。耶穌怎樣做?

耶穌跟門徒一起生活,一邊教,一邊做。耶穌沒有拋下「方法」或「政策」後離開,祂言教又身教門徒一段日子。同行就是這條沒有捷徑的路。

可惜,門徒最終卻離棄了耶穌!一個出賣,一個三次不認,其他根本不知所終。耶穌是不是很失敗?

耶穌的同行,不分化、不割席、不篤灰。復活後的耶穌沒有秋後算帳,反而重新建立門徒。耶穌的門徒不值得信任,但耶穌選擇相信他們。同行就是這條繼續相信的路。

現在的確很多人與事都不值得信,但我們要繼續相信香港這個家,因這裡在不知不覺中已建立了魚水深情。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 Fellowship of Evangelical Students (H.K.) 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