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 126 – Translating Inner Voice – 信賢與沐恩- 相識

Catch Young Guns { Translating Inner Voice }>信賢與沐恩 – 相識|Text>心聲翻譯菠蘿包|Ilustration >losau

信賢與沐恩 – 相識

一、沐恩

「就讓我這一生,為基督甘願擺上,來成就祢,付託心意使命!
願你以火澆奠使我誇勝,去我心卑污,重燃馨香生命祭!」

Amen! 今晚聖靈的火大大的澆灌了我,我第一次在這個校園感受到天父爸爸的臨在!哈利路亞!

上星期我還每天在哭,我不知道為什麼會來到這所校園。雖然人們都說恭喜我,說我入到這科很了不起,說入到這間大學得厲害,但我不明白,難道入到了需要高分的科目,就是在走上帝想我走的路嗎?聖經不是說,祂揀選了愚拙的人,叫有智慧的人羞愧嗎?我只是見到一張張冷漠的臉孔,聽到同學談論在宿舍玩意識不良又無意義的遊戲……我在這校園看不到的身影,都是人們的爭競、驕傲、空虛!主啊,你是多麼傷心!

但是,今天在開學崇拜的敬拜,聖靈觸摸我的心,跟我說:「孩子,孩子。我會開拓你的眼界。」

正好,講道的題目是關於漂流,天父爸爸明白我懸在半空的心境。我常常為摩西無法進入迦南而不甘,但講員說,「流亡」本身,就是他的事奉了。他說流亡是要克服未知的忐忑,在不同文化之間周旋。我在大學的流亡,會是怎樣的經歷呢?

崇拜後的小組討論,終於有機會認識到校園裡的弟兄姊妹,有幾個都是讀社工的,一個是商學院,但我都找到一個跟我同系的姊妹呢!我跟她約好了一起選導修。之後,組爸談到流亡時,以那個什麼民族的難民為例,說那是現今的曠野,又問我們懂不懂講員引述的那個乜乜德學者。我見到其他同學都好無奈,就分享剛才敬拜的經歷。組爸卻很冷靜地回我一句:「我們在校園的見證,正是不要聖俗二分。」那是什麼意思!?我差點想反駁他,但想了想,還是勒住舌頭吧,只是在心裡為他的驕傲禱告算了。


二、信賢

第三次開學崇拜,順利帶完小組了。新鮮人嘛,還是那種未見世面的模樣,一股熱血,卻什麼都不懂。難得今天講員講到薩依德,當然要跟他們好好解釋一下他所提出的東方主義,讓我們好好反思一下,世界所謂的東方和西方,都是受到西方世界的模塑。莊友常說我講得太深奧,我今次刻意用了比喻,說即是好像迪士尼畫花木蘭,刻意畫鳳眼,褒獎中國人的孝順,其實都是當「東方」是奇特的風俗去觀看,隱藏了西方自覺高人一等的視角,尤其是殖民歷史使然……誰知組女只是開口唱了句 “When will my reflection show, who I am inside?”

她真是典型的靈恩派乖乖女,一眼就看出了,滿口都是術語,動輒就說聖靈的恩膏,要讓這校園聖潔……我當然不能一下子讓她有太大衝擊,我只是輕輕提她校園不要聖俗二分。我都是忘了提醒她,新約中保羅書信也常常反擊「諾斯底主義」,那種哲學背後正是有二分的傾向,認為身體是污穢的,靈魂才是純潔的,因此不鄙視物質世界,信仰也因此成為只是個人內心的慰藉。這樣說會好點嗎——若太快將物質世界的一些東西看為世俗,那種「聖潔」也許也容不下與門徒喝酒的耶穌呢。

下星期開莊會時,再跟其他莊友好好地談談,可以辦次以「諾斯底主義」為主題的週會。


三、見面

第一次的團契週會,她早早就到了,並熱情地向上次見過面的弟兄姊妹打招呼。敬拜時,到了第二首歌一段純音樂默想的部分,她被一下開門聲吵得張開眼來,看到一個背著大背包的大個子,遲到之餘,還在跟門口做招待的女生說笑。她眉頭一皺。

破冰遊戲時間,各人要拿著小紙條,找三個人問問紙條上的問題。她問到兩個害羞的新生最愛的動物是猴子和蜻蜓。有人拍她肩頭,她轉身一看——這個大個子,咦,原來是上次崇拜小組分享的組爸。他劈頭一問:「你今年有咩目標?」她想了想,瞪大眼睛說:「我想要做合乎主用、聖潔的器皿。」他笑說:「嘩……我嘅目標只係每日瞓得飽。」那樣的乾笑,好像有點諷刺和鄙夷,讓她心頭生出一團小小的惱火,但她也不曉得——是惱對方笑自己?惱對方就這認真的問題胡扯?

他的確是刻意找她問問題的。剛才敬拜時,只有她一個舉手,他就馬上記得了——啊,是那個靈恩妹妹呢。也許是教導組仔女的責任感油然而生吧?總之他就留意著她。

週會完結,各自回宿舍的路上。這次是她拍拍他的背,要他回頭。

她抿著嘴:「我想問你,頭先我講完我嘅目標之後,你笑⋯⋯係咩意思呀?」

他先是一呆,再說:「吓,冇咩意思啊。」

她皺著眉,瞪圓雙眼:「你咁樣,令我感覺好唔尊重!不過,我已經祈禱,我會求天父爸爸原諒你。」

她明明還鼓著腮啊,就說要原諒,有點像豎起毛還是很可愛的貓,他又忍不住笑了。

「又笑?」

「唔好意思……嗯,我係諗緊,係咪你教會嘅教導係咁嘅?明明都好嬲,又格硬話要原諒,咁係咪你心目中嘅『聖潔』呢?」

「原諒人,唔好含怒到日落,要分別為聖,呢啲都係聖經嘅教導,教會唔通唔教咩?」

「唔係⋯⋯即係,點講呢?其實我都唔係反對靈恩派嘅教會,但係,我經過咗一段時間觀察,我會覺得呢⋯⋯」

「我都冇講過我返邊間教會,你做乜要咁快label?又做乜要分咩派咩派?我只係知我係『被差派』。」

「我唔係想label,不過每個宗派都有自己嘅歷史軌跡,有自己嘅側重點,好似盲人摸象咁,每個人都觸摸到上帝嘅一啲特徵,了解到每個宗派嘅特質可以令我地反思自己嘅信仰。」

「點解你哋大學團契啲人咁鍾意講反思嘅?信仰係同天父爸爸嘅關係⋯⋯即係你同你阿爸坐喺張枱,都唔問下佢有冇咳,只係同佢討論時事咁樣呀?」

他正想再開口,忽地看到她澄澈的雙眼,那篤定的眼神,叫他一怔。

她好像聽到一聲輕輕的嘆息,好像有些什麼從他大個子的身影脫落了。

作者介紹
登4登1登6登1! 「心聲翻譯菠蘿包」!用呢個法寶,希望大家彼此聆聽,聽真啲聽深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