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前線:轉變中的閱讀與尋索─求真也求美

劉洛恒 中學部主任
ronaldlau@fes.org.hk


幾個月前,有學生提到,因抗爭而閱讀……的確,當時能看見很多年青讀者都趕緊捧著《暴政》讀,但那位學生告訴我,她讀的是詩、小說等文學作品,說這幫助她撐過最鬱悶和混亂的日子。於是我便與她約談分享,盼望多加了解中學生抗爭運動下的閱讀靈程……想不到,如今又換了另一風景——閱讀雖然繼續進行,但在疫症爆發、停課在家時,中學生如何讀己、讀人、讀世界?願從以下的學生分享,帶到我們思考自己並基督教出版的問題。

閱讀的「需要」

雲帆(學生化名)愛看流行小說,既滿足自己的興趣,又可用來做校本評核(SBA)的閱書報告,一舉兩得。雲帆也提到喜歡看網上小說,包括大陸的小說網,「內容跟日本動漫相似,很熱血,以兄弟情誼和愛情為題;多數的主角小時候都很弱,然後努力鍛鍊、突破挑戰,變得強大。」小說情節回應著青少年期心理發展需要,受歡迎也合理。

除此以外,學生也愛看詩,「詩中的字可以有不同意思,聯想較豐富,讓人從中看到不同的事。」雲帆認為「有些詩,能讓自己進入社會議題,或是幫自己回想過去;有時藉著詩和自己的陰暗面對話、重新認識自己。」帶動自己了解外面的事,也進到內心。「過去大半年的社會動盪,令人多了不安,雲帆會刻意去找詩來看,試讓自己放鬆一下,讓情緒有個出口,希望心情不會太沉重。」

「在心情不太好,想要頹廢,但又不可一直頹廢下去時,我也會看詩。」閱讀的動力是希望改變,和我們的讀經、靈修經驗也有點相似吧!

看詩但不看詩篇

喜歡看詩的中學生會揀基督教相關的詩來看嗎?會主動看聖經中的詩,如詩篇這些嗎?答案是「不會。」

「基督教相關的書像要在特定環境,例如在教會才會看。」雲帆沒有到基督教書室的習慣,亦不常接觸到基督教書籍。「雖然教會有圖書館,但難有書能引起我的興趣,也沒有人介紹。」雲帆說覺聖經沒有吸引力,因為卷書多,又厚重;而看電子版,感覺好像要進行一定程度的學習,更沒吸引力。「當封面或是格式令人抗拒,便很難看完,再繼續找相關的看。」*

有時我想,基督教出版內容不差,而中學生也不是不閱讀,但卻很少有中學生閱讀基督教書籍。書籍推廣、排版設計,絕對是關鍵!

閱讀是「美」的體驗

記得幾年前筆者曾經到台灣參加過一個教育展覽,以「德智體群美——五育」為題,聽起來好像很老掉牙,但其中有關美學給我很深的啟發:展覽提到,從現代美學出發,打開人的感官去認知這個世界,培養個人的美感及審美能力,發現世界的美。

這也激起我想到屬靈閱讀不限於知識的傳達,更可以兼具美感的薰陶,可以是一趟感受美的旅程——透過設計與排版、用心的配色、線條、資訊圖像化……甚至加入手機AR技術,讓每本書都成為讀者的美術館。這除了可以培養讀者的美感與創造力,亦有助理解及整理所學的。

社會變化超越我們的想像,大家都調整著、尋找著自身在這世界的位置,跟從主的學生也有這種期盼;不同的是,跟從主的更渴求從信仰角度思考,在變化的世界中發現上主,並祂對自己的心意。感恩經常收到不少學生讀者回應,表示《Catch》**能幫助自己思考信仰與世界的關係,這是在其他地方難以遇到的。雖然《Catch》多年以來已有一批讀者,但我們也不敢草率,盡力在設計和排版上花心思,配合不同的社交媒體,盼接觸到更多學生。感恩近年投入創作的編輯與設計師能夠擦出火花,就不同主題發揮創意,讓文字與圖像對話,也在排版和設計上帶出美感及刺激思考的元素。

閱讀需要空間,也是製造心靈空間,有不少年青人也期望閱讀能與他們的生活產生共鳴,梳理情感及思考,生命期待得到養分。全世界都在進化,但基督教界的文字工作卻原地踏步,排版、推廣方法,到底是學生進入文字世界的動力或障礙?這是基督教出版界需要深切反思的環節,求主憐憫、幫助我們。


* 詳細訪問內容將會刊登於Catch 127期
** 中學生門徒雜誌《Catch》,詳情請瀏覽《Catch》網上版:catch.fes.org.hk

原載於FES 通訊(472期):https://fes.org.hk/?p=2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