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 127 – 在瘟疫迷宮尋求答案是否搞錯了甚麼?

#Catch127 #網上版 #新鮮出爐
#疫情中閱讀 #中學生基督徒雜誌

Catch 127 – 在瘟疫迷宮尋求答案是否搞錯了什麼?

疫症之下,好似失去左D野,又好似得到D野,腦入面浮起好多問題,心入面出現好多情緒。究竟自己catch到D咩?#Catch127 #網上版 #新鮮出爐#疫情中閱讀 #中學生基督徒雜誌

Catch Magazine 發佈於 2020年5月7日星期四

Catch 127 – 在瘟疫迷宮尋求答案是否搞錯了甚麼?

「我就嚟被停課擊沉啦!停課停到今日…我已經近乎無慾無求了。」

「原來返學就輕鬆D,停課就自由D。」

「老師錄了一段5分鐘的片段就教完一堂….咁我平時點解要上40分鐘一堂呀!?」

「點解平平日40分鐘的堂,上到估估classroom會變咗2個鐘?」「停課令我已經完全失去時間觀念…」

「原來瞓喺床度上堂,效率更佳…」

「多功課只係唔想做,唔會恐懼。」

「福音週又要延期啦。」

「網上祈禱會,網上敬拜。終於上網唔再喺拜偶像啦。」

「無得去自修室要係屋企真係有啲難溫書。」

「依家無得考MOCK,淨係做完啲題目自己對,唔識再睇下點問返老師。無咗啲喺試場嘅經驗,會驚真係考時自己會再緊張啲,有啲唔公平囉。」

「點解課照停,試卻要繼續考?都照考啦,點解又話要遲啲先出到分?」

「真係去考都唔知會唔會中個病,考到都唔知有無命去讀。」

「唔係唔想開學,但一返學就應該補課補到死咗,都唔知會點。」

「如果有得揀,情願補課補到死,都唔好有疫症,唔好有咁多人死。」


「依家啲老師日日都要開live,其實佢哋的輔助職業係唔係KOL?」

「做KOL好過做老師,老師唔可以上網放負,私人帳號share新聞手動轉都會被人投訴。依家疫症唔可以聚餐,佢哋連網上朋友都唔比有,孤獨死。」

「有諗過考到讀醫或者護士都好呀,幫到人又始終都係專業一門,但原來份工要搵命搏。」

「話醫生護士佢哋自私,驚自己中招,但其實佢哋無足夠防護裝備,自己中咗再傳染比人仲自私。」

「清潔工無乾淨口罩用,但收垃圾掃街時又要執果啲用過隨處扔嘅口罩,原來要保持乾淨係咁可怕。」

「點解僱主可以唔提供口罩俾基層工友?好彩有唔同有心人願意捐出口罩分派咋,但原來平時佢哋啲個人防護裝備都好唔足夠。」

「兩盒thanks,兩條thanks。到底咩先叫做有需要先買而唔係盲搶?」

「考評局話有口罩提供,咁點解要啲學生考試用口罩,而唔係攞啲口罩去等清潔工人有得用?」

「話派口罩,最後都係透視裝口罩,叫人點用丫。」

「話就話齊心抗疫,最好唔好出街,有得揀留係屋企home office,但醫護人員同清潔工邊度有得home office?」

「人人都home office,外傭姐姐住的地方就係office,自己出街先係放假。但依家無得出街,僱主又一齊home office,即要同老闆日對夜對,咁似我哋要留喺學校唔準走咁囉。」

「打工仔嗌罷工就話要被人炒,但又有好多老闆又會叫人攞無薪假叫人停工。罷工同停工都係唔返工啫,但點解罷工就係錯,停工就係啱?」


「原來人只要有食物、床位和WIFI,住在火星跟住在地球可以沒有分別。」

「如果知道自己就嚟要死,我想好似電視劇咁,喺海邊坐,望住個海靜靜地,好似都幾好。但中咗病毒,只可以被隔離中等死。」


在武漢、在鑽石公主號上的人,到底經驗著怎樣的恐懼呢?不能自由出入,每天都有人因病倒下,沒有物資也沒有資訊,不知道自己下一刻會不會發燒暈倒,不知道還能跟身邊的人一起隔著幾米距離再吃幾多餐飯。

沒能想像固定每天或每週都會在相同的場所見到的人,此生不能再相見會是怎樣的狀況。但,我們的社會,正漸漸步入每天都會面對這種狀況的日常。

聽父母師長會說起97前的時候,總會突然有些同學不再來上課,因為移民了。而最近的日子也有好些同學沒了消息,他們在駿洋邨嗎?他們在瑪嘉烈嗎?他們在荔枝角嗎?還是我們沒到學校沒在教會,就不會聯絡了呢?

那麼在中國大陸被旅遊、被再教育、被捕、被監禁,等待嚴苛的政治宗教審查過去的人又會怎樣呢?在伊拉克、阿富汗、敍利亞等地等待戰爭結束,新生活到來的人又如何維持親友之間的見面,宗教生活的禮儀呢?他們真的能走出異常嗎?他們的人生只待被天災人禍所消磨,只能活在某種陰影下嗎?

我們在困苦之中,他人也在經歷苦難,生命滿是問號。


在中古時期,有些教堂大門前會有一個明陣(Labyrinth),讓信徒藉走著這一段迂迴但清楚的路,安靜心靈以便在聚會時更能注目於主。「指頭明陣」(Finger Labyrinth)是以手代足走一圈,讓指頭沿著圖案中空白的位置緩緩移動,從外進內,然後再從中心離開到達出口。過程中,隨心之所感,一同思考人生。


生命縱然有迂迴之時,但我們的生命都不是一個無秩的迷宮。很多時候,我們都忘記了去感受有神同在時,自己的狀態和內心。這複雜的處境仍然沒有變更,但我們的旅途,卻還是可以繼續。


使徒行傳12章

1. 那時,希律王下手苦害教會中幾個人,
2. 用刀殺了約翰的哥哥雅各。
3. 他見猶太人喜歡這事,又去捉拿彼得。那時正是除酵的日子。
4. 希律拿了彼得,收在監裡,交付四班兵丁看守,每班四個人,意思要在逾越節後把他提出來,當著百姓辦他。
5. 於是彼得被囚在監裡;教會卻為他切切的禱告神。
6. 希律將要提他出來的前一夜,彼得被兩條鐵鍊鎖著,睡在兩個兵丁當中;看守的人也在門外看守。

為何神同在,但雅各死了,彼得也接著等待著死亡?
在行刑前夜前,在兵丁中間,為何他能睡著呢?
是甚麼讓彼得在監裏等待死亡時,能夠如此的泰然呢?

適逢逾越節之時,他有沒有想起那個瘋狂的逾越節,那個他親愛的老師、偉大的救主、神的兒子,在十字架上斷了氣的漫長的黑夜。那個他為了自保,可恥地否認如此驕傲又寶貴的門徒身份的晚上。

他有沒有想起那時的自己呢?那個輸給恐懼,更否定了過去三年的生活這個可恥的自己呢?

他有沒有在等死的這個時候,嘲笑那個回去打魚的自己,為甚麼要那麼怕死,為甚麼會這樣輕忽地,就重操故業呢?

他會不會再次責難那時候的自己,居然以為那些讓自己臣服的神蹟奇事,在耶穌一死後便失去說服力呢?

他會不會問,為何那時的自己,可以這樣輕易的轉身離去?

為何可以如此輕鬆地就將那顛覆整個社會的三年歲月放下,回去繼續討生活?

對那時的自己來說,那些其實只是一場拉比門徒的遊戲嗎?遊戲結束,就必須回歸日常嗎?


7. 忽然,有主的一個使者站在旁邊,屋裡有光照耀,天使拍彼得的肋旁,拍醒了他,說:快快起來!那鐵鍊就從他手上脫落下來。
8. 天使對他說:束上帶子,穿上鞋。他就那樣做。天使又說:披上外衣,跟著我來。
9. 彼得就出來跟著他,不知道天使所做是真的,只當見了異象。
10. 過了第一層第二層監牢,就來到臨街的鐵門,那門自己開了。他們出來,走過一條街,天使便離開他去了。
11. 彼得醒悟過來,說:我現在真知道主差遣他的使者,救我脫離希律的手和猶太百姓一切所盼望的。

想了一想,就往那稱呼馬可的約翰、他母親馬利亞家去,在那裡有好些人聚集禱告。

12. 彼得敲外門,有一個使女,名叫羅大,出來探聽,
13. 聽得是彼得的聲音,就歡喜的顧不得開門,跑進去告訴眾人說:彼得站在門外。
14. 他們說:你是瘋了!使女極力的說:真是他!他們說:必是他的天使!
15. 彼得不住的敲門。他們開了門,看見他,就甚驚奇。
16. 彼得擺手,不要他們作聲,就告訴他們主怎樣領他出監;又說:你們把這事告訴雅各和眾弟兄。於是出去,往別處去了。
17. 到了天亮,兵丁擾亂得很,不知道彼得往哪裡去了。
18. 希律找他,找不著,就審問看守的人,吩咐把他們拉去殺了。

最後,彼得被天使救出監獄,咁就係一個證明神同在的好結局,嗎?

但,問題又來了。

彼得以為係異象所以無違和咁跟住行,如果佢無以為係異象,佢會唔會為咗守法而留低,唔跟天使走?又或者想起看守的人會因看守不力而遭殃,所以唔跟天使走?

他走出監獄時好順利,但喺返到聚會點搞好耐都無人開門,攔咗喺外面,試求佢心理陰影的面積。

在使徒行傳以外的後來,彼得繼續傳福音,但間唔中被保羅鬧,之後又再次入獄等死。你估下佢有無諗過,其實橫死掂死,點解今次天使嚟救佢,下次天使就無嚟救佢呢?

我們每次查經都要有「答案」,聽道發現沒有「得著」就覺得那是浪費時間。我們一直在追求完美的「解題技巧」,日積月累,我們收藏了很多「對」,這些成為日常生活的「萬能key in」,讓我們生活雖然不平順,仍能借此得到一個不完美但可接受的答案。

但,對不起,在疫症時,「公式」無法套用於生活中。

這幾千年下來,教會沒有發展成研發免於迷惘掙扎「疫苗」的機構,卻提供了地方給一班病友一起等待「醫生」來診症。在等待一個「答案」的時候,在各種「可能性」中掙扎。而這掙扎過後,未必找到一個結論或解決方法,但卻可以是一趟屬靈經驗,進入和上帝、和自己更深入的團契之中

你有「抓住」(Catch)這些經驗嗎?


💻網頁:https://iscf.fes.org.hk/?cat=687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atch.iscf/videos/945569545860989/
📱instagram: @iscf.fes
https://www.instagram.com/iscf.fes/?hl=zh-hk

©️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中學部
©️FES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