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 127 – Capture Instant – 逆流一粟

西米 著

『二十一世的學生福音運動…不但要「得著校園」,更要「得著’整個’校園*」當中包括學生、老師、校長、校務處職員、甚至校工..」 

《天國在校園, Terence C.Halliday》

提到校園福音,老師通常被期望,或者要擔當「輸出」嘅角色;但如果「福音」不單係信耶穌得永生,更係經歷生命嘅更新同建立。但係整個校園轉化之時,老師往往係其中一班最易被忽略嘅邊緣人。

由舊年六月到依家,因住社會運動,「教育界」成為一個極具爭議嘅地方,學生避無可避硬食,而老師作為上有管理層、下有弟子、左有同儕、右有家長、內有良知、外有職份嘅「夾心階層」,受到全方位壓力。

係㗎,作為老師,我好迷惘,好無奈。

我曾經被人㧻魁(即係俗寫嘅「篤灰」),我同個別中六學生傾偈嘅時候講起,佢哋都好驚訝,亦都問「邊個搞你?係咪學校嘅miss/sir篤你?」、「咁有冇去到校長嗰度?」⋯⋯

「哈哈,係去到教育局嗰度!」我苦笑。佢哋好好,冇令我難堪,反而叫我保重小心,我開始諗自己喺呢場運動上,仲可以做乜嘢,我覺得自己好冇用。

㧻魁,話說因為我喺Facebook分享警暴新聞(其實我唔多share新聞,但嗰單新聞太離譜,我好想share),其中一句帶有敏感字眼,校長就收到教育局嘅電話,話有家長投訴我喺Facebook大庭廣眾談論政治,影響學生。下刪千字,唔透露太多啦。其實校長已經好保護我,關心社會事件係咪影響我情緒,佢提醒我要收斂,寫帖子就注意措辭。

呢件事都引起我反思——Facebook係我私人嘅地方,我講嘢、表達,點解被干預呢?依家用facebook嘅學生少之又少,學生通常用IG㗎嘛!我嘅Facebook又冇咩家長,有家長都係相同政見嘅基督徒,而且已經到達「朋友」層次⋯⋯所以諗諗吓覺得件事好奇怪,真心講句:係咪家長投訴都唔知!為人師表,我係半個公眾人物,明白多少要為言行負責,但我都有自己空間、立場,更何況呢個已經係公論,做咩咁大反應?

就因為搵唔到「兇手」,我心裏面忐忑不安咗好耐。就算喺Facebook寫/share post都好緊張,左諗右諗,瞻前顧後,又唔敢/想銷聲匿跡,好似避難咁樣,於是我寫埋晒啲無關痛癢嘅文字,分享煮飯、養花心得,裝作生活平常、安舒,相當違背良心,我有少少睇唔起我自己。Instagram更公開,所以都係風花雪月,淡化、隱藏自己,連學生邀我加入談論政事嘅群組,我都離開。因為我只想低調,避風頭,唔想招惹麻煩。本來已經冇乜貢獻,而家連用唯一嘅良知去同學生分享、陪伴傷心失意嘅佢哋,我都無能為力,仲要收收埋埋。但講到「唔想招惹麻煩」都係真,我唔想節外生枝,影響學校。

在一次中一嘅課堂,我同大家回顧2019年,又展望2020年。有同學分享反修例運動及警暴等等對佢嘅啟發,12歲同學仔有咁嘅思考,好高質,我好感動。但當時我唔知點算好,因為我已經收過校長嘅「善意提醒」,如果我同佢討論落去,再有人反映我「上堂講政治」,我諗後果不堪設想。

幸好,當時有一個同學仔為我解圍,佢話:「好似依家唔係太方便講呢啲(話題)喎!你唔好搞到老師咁尷尬啦!」我靦腆笑一笑,就話:「係呢!不如講下你『個人』去年嘅事啦⋯⋯」其實,我知道反修例運動好影響年輕人,就算一個12歲嘅孩子,佢嘅情緒、想法等等都受影響,點解唔可以成為佢「回顧2019」嘅一部份呢?連抒發感受、分享想法,都要避之則吉?咁到底乜都係教育?「傳道」、「授業」、「解惑」三樣,依家唔係就應該因應時局「解惑」、同行嗎?我開始迷惘啦!

好牧人要牧養群羊,學生就係我嘅羊仔,更重要係好牧人往往懂得羊仔嘅聲音。我當然知道「大牧人」係帥領我哋嘅耶穌大哥,而我只係千千萬萬個「小牧童」中嘅其中一個,就算做唔到處處同行,都應該喺後援位置聽吓傾吓拆解吓。有時,我面對學生,都覺得難堪——我只係一個冇鬼用嘅「和理非」。學生耳仔閂埋,「落閘」唔想傾,點傾落去?所以,聆聽、了解好重要,尤其我好相信作為基督徒老師嘅我哋,應該「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羅馬書12:15),咁先至同行。聆聽之後,慢慢分析,不論支持抑或勸導,同行、同哭,才能同感同理。但偏偏咁樣做,都會被誤會為「講政治」、「唔聽話」。

在運動最白熱化嘅時候,可以話係我經歷至深嘅時候,因為保持低調嘅我仍要照顧學生,於是進行一連串「遙距搵仔」行動。喺WhatsApp同佢地分析形勢,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追蹤一個一個嘅行蹤,要佢哋乖乖報平安。我最擔心嘅係唔大唔細嘅中三四學生,因為佢哋唔甘心,唔忿氣,又捱義氣,唔想拋低其他人。結果,我試過有次喺半夜四點收到來電,有同學仔在行動中撤退時與同伴失散,簡直係生死時速咁瘋狂、緊張,有人搵得返,有人生死未卜,我瞓唔到。

之後幾日所面對嘅都係挑戰——家長嘅疑惑、破口大罵、不信任,到後來安心信任,願意通力合作,見到父母識得用另一角度欣賞仔女,甚至復和,我好感動。同學仔願意同我及社工分享心路歷程,感受到佢哋失去盼望,後來因信任嘅傾訴、交流,見到佢哋識諗,有轉變,至少知道自己有人愛錫,唔係拚死算數,我都已經好感動。後續再勉勵,關心有冇再衝等等,應付家長擔憂⋯⋯沒停下,但穩妥地處理,我覺得終於有少少滿足感。

抗爭,唔係一時三刻嘅,亦唔係激進就會完勝,而係要持之以恆,Be water 隨情勢而靈活變動,在抗爭中生活,在生活中抗爭。由無奈、慚愧,我調整心態,本著信仰、良知做可以做嘅事,每個人喺唔同位置做唔同嘅事,所謂「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長路漫漫,大家就效法耶穌基督走入人群,走出嘅係「第三條路」——非暴力、不卑不亢,佢一直唔喺「主流」,而走喺邊緣上,我哋都可能憑住所信嘅道理去生活,成為愛嘅流通管子。回應時勢,就算我哋只係滄海一粟,都一樣可以抵抗逆流㗎!繼續漂流,縱然阻力有限,都總好過沉底吖!

作者「西米」簡介
靠主嘅憐憫和慈愛,喺滄海裡漂浮嘅一粟,裡裡外外有恩典。


💻網頁:https://iscf.fes.org.hk/?cat=687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atch.iscf/videos/945569545860989/
📱instagram: @iscf.fes
https://www.instagram.com/iscf.fes/?hl=zh-hk

©️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中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