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 127 – Translating Inner Voice – 信賢沐恩 – 表白與拒絕

一、

他向她遞上一個小禮物,神色凝重地說了幾句話。

她一臉尷尬,退後幾步。

過了一會的猶豫,她將禮物放回他的手中,還說了一句話。

他臉色變得好難看。

她盡力掩飾尷尬,以展現友善的微笑,緩緩轉身走了。

剩下他在原地,低著頭,呆著。

二、

杜信賢:

為什麼她要拒絕我?只不過因為沒有在禱告中聽到上帝要我們在一起?我不甘心⋯⋯

還記得第一次在開學崇拜開小組認識她。當然我那時只覺她是個未開竅的小妹妹,但我都好記得她唱的那句Reflection。

她一開口時⋯⋯她的聲音好像能穿透重重迷霧似的。她還自若地閉上了眼,我留意到她長長的睫毛下,那淡淡的雀斑。驟眼看,我覺得她不是典型的美女(而到底美麗的標準由誰而定?都是文化的模塑)。明明還未知道她是個怎樣的人,她如何看待人生?她的價值觀是什麼?雖然,我從不喜歡迪士尼電影,上學期的比較文學課,才以布希亞的後現代理論分析迪士尼作為一種擬仿(simulacrum),但我完全無法解釋,那晚之後,為什麼偶然會響起她的歌聲。

之後每次的祈禱會、週會她都會出席,但最重要是大家要去同一個巴士站乘車回家⋯⋯其他人都去乘地鐵,等車就成為了我們交談的時間。有時候我跟她分享上課學到的東西,她總會很用心聆聽,然後問些挺有趣的問題,教我要好好細想。我就知道,她其實很聰明伶俐,對於新事物學習得很快。記得有次,我談到馬克思論及資本主義制度下,工作帶來疏離,不論是人與物件的疏離,更是自己與自己疏離。她問:「咁,喺資本主義制度出現之前,人同人嘅關係,人同自己的關係又要點形容?冇資本主義,人就會經歷到『親密』?」我想了半晌,我覺得,資本主義制度之前,人類社會仍有其他問題,但是,在城市化之前,在鄉村的生活,始終有種「互惠」(reciprocity)的文化,例如是村民之間會有人情味。我說,「親密」或許難以定義,但必須有「互惠」這個元素。我心裡想著的是,其實一次一次地與她聊天,很珍惜每次相聚,也很希望能跟她踏進更親密的關係啊。

今天她拒絕我時,眼神裡好像有些什麼,是不是她也對我有感覺?她每次都應約,也常常笑得很甜,若不是有感覺,怎麼會這樣呢?她拒絕我,只是因為她習慣了要「等」一個徵兆嗎?!唉!這是怎樣的教導啊?

在第一次週會時,她一講教會名稱,我不意外,我本來已猜到她來自一間靈恩派教會。別誤會,我不是覺得靈恩派有問題,事實上,每個宗派都有自己的側重點和盲點。只是,當她滿口都是術語,動輒就說聖靈的恩膏,要讓這校園聖潔,我就擔心,她到底有多明白背後的意思。信仰不只是在心靈裡的事,更是與社會連結的啊。我一直在煩惱,該怎樣引導她較好?我好想讓她在校園裡可以擴闊視野,又不想讓她有太大衝擊。哈,那天還跟她有些衝突,第一次見識到她發脾氣。是不是靈恩派的教導,讓她誤會了選對象一定要有從上帝而來的徵兆?我能怎樣令她明白呢?難道每個人都是以撒、利百加麼,那麼我是要去打水嗎?我要找些文章傳給她⋯⋯

三、

余沐恩:

唉,看到他這樣,我心裡很不舒服。

該怎麼說呢?我欣賞組爸是一個學識淵博,認真讀經的人。

剛才我致電給教會的姊妹想談談這事。她劈頭就笑著問,組爸靚仔嗎?我呆了一呆,我真的沒認真想過。他個子高䠷,也許是很多女生喜歡的身材吧。也算眉清目秀,但我只覺得他臉色總是蒼白。

唔,應該是在週會小組時,我從他身上才第一次聽到「諾斯底主義」,這幾個月在教會查彼得後書,我們花最多時間討論的是應用。但因為組爸解釋後,我上網查考,才明白為什麼他們會說不要太快將一切「聖俗二分」,原來那時候的這個諾斯底異端,認為身體是污穢的,靈魂才是純潔的,因此鄙視物質世界,這樣的思維卻會讓他們將信仰看得太狹窄,也誤解了上帝創造的原意。我才回到教會將這個經文背景跟團友分享,導師都很欣賞。每次聽組爸說話,都覺得學到很多東西,雖然有時候是比較沉悶的,哈哈。

姊妹又問我:「你一路唔知佢對你有feel?」這樣說起來,等巴士時,就算他的巴士到了,他都總會先陪我等到我有車,我還以為那只是風度呢。他也常在臉書有的沒的跟我說一大堆,我也會盡力回覆他,一直只是覺得他好像很需要聆聽者。

當他侃侃而談,像是學術討論般去提及耶穌時,我常常在心裡跟耶穌私下談話。耶穌,祢現在不就坐在我們中間嗎?祢覺得怎樣?耶穌現在還活著,就在聽著我們談論他。我多麼想問組爸,那麼你現在的心裡,有記掛著想念著這個耶穌嗎?但我記得有一次,有個莊友指出他說的資料出錯時,他使勁地在辯護,戚起眉頭,甚至變得有點惡。我不敢挑戰他,也不想他難受,只能在心裡默默為他禱告,希望他除了頭腦之外,也能在內心與神親近。

姊妹問我,「咁你點解唔鍾意佢?」我覺得這問題很奇怪。每次都是他逕自說著那堆知識,我乖乖地聽。連我喜歡誰的歌,如何經歷上帝的更新,都沒有機會跟他分享過。這樣,談何喜歡啊?他喜歡我什麼?還是只是覺得我條件不錯?我想什麼,對他來說重要嗎?

今天當他老套地遞上頸鍊給我表白,我跟他講,我沒有在禱告中感受到上帝對我們的關係有啟示,還是做朋友吧。姊妹卻說,為什麼我不直接跟他講「我對你冇feel」,更加乾脆俐落。我⋯⋯說不出口嘛。希望這樣說,他會明白這不是他的問題,不會感覺那麼糟糕。這樣應該好點吧?

作者「心聲翻譯菠蘿包登4登1登6登1!」簡介
「心聲翻譯菠蘿包」!用呢個法寶,希望大家彼此聆聽,聽真啲聽深啲。


💻網頁:https://iscf.fes.org.hk/?cat=687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atch.iscf/videos/945569545860989/
📱instagram: @iscf.fes
https://www.instagram.com/iscf.fes/?hl=zh-hk

©️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中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