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 128 – 請拿真相(?)來說服我《虛構推理》

重要的事要講三次,所以:

本文含《虛構推理》小說和動畫的劇情,請慎入。
本文含《虛構推理》小說和動畫的劇情,請慎入。
本文含《虛構推理》小說和動畫的劇情,請慎入。


在《虛構推理》中,日本的妖怪傳說並不是傳說,是日常。主角少女岩永經歷過「神隱」失去一足一眼後,被妖怪奉為「智慧之神」,成為一個妖怪公主。而伴隨著公主出現的不是騎士,而是擁有不死身和選擇未來的能力的青年九郎。岩永運用其高超的推理及說話技巧,輔以九郎那近乎無敵的能力,去解決各種跟妖怪有關的不同問題。

而在《鋼人七瀨》這章之中,故事的推進基本理論是「三人成虎」。這個成語背後的故事,是講一些似是而非、本來不存在的事,但經過三個不同的人講以後,人就會信以為真。日本傳統的怪談,是從一個人的懷疑開始,慢慢經不同人的傳講,發展至由多人互相講述、鞏固看見的經驗,再進而很實在地被描述,最後得以實體化。《鋼人七瀨》這個都巿怪談,就是經過網路傳播,快速地成為這時代新誕生的妖怪。

這是不是很熟悉呢?跟那些假新聞的操作很相似吧。作些煽動的標題,然後轉傳,就會有很多人認為那是真的發生過,甚至有人會去讓這事真的發生。而就算後來有人查明了真相,再更正,但懷疑已經進入人心,真相在先入為主的情況下,反而被視為虛構。就算這一次接受了這是假的,但「類似的事有可能發生」這種含糊的概念被散播開去,下次造謠的人,就更容易操控資訊。

身為妖怪的智慧之神,披著弱質少女外貌的岩永,怎樣做才能對抗那由「假新聞」生出來的龐大網軍呢?

要消滅由怪談生成的實體妖怪,就先要令大部份相信並且用想像力供給怪人能量的人們,不再認為這是一件值得關注的事,對之失去興趣。岩永在處理這個問題的時候,用 《狼來了》現象——即是說一堆謊言,讓人在再次接收資訊時,自行判定(可能是合理的)資訊為謊言。用虛構去將「虛構的妖怪」消滅。岩永在論壇上發起的四段式解說,其目的並不是宣講一個絕對真理,讓人信服,而是製造一些推理和討論的素材,讓讀者將這系列(由她所主導)的推理,化為他們自身的推理經驗,從而因著這些經驗,讓他們得出和岩永想要達到的結論。我們享受著在資訊上有優越感——那種告訴別人我知道但他還未知之事的快感,所以對於很多似是而非的真實其實都沒有太考究;網路發達令資訊爆炸的今天更是如此。

一次又一次用虛實參半的話去說服人,試圖讓大家開始遵從自語言中建立的推論規則,再讓人以為他們其實是在自行思考,而不是進入了圈套。這有沒有可能做到呢?有可能的。最近的「內容農場」(content farm)正是做這樣的事,而那些官方或權威的發佈,也是如此。找個權威出來說一些事,或是做一些報導,配些圖,用粗體紅白黑白字寫上煽動但其實不一定是真相、甚至沒有來源的文字,就可以不斷被廣傳。也不需要人認同,只要廣傳就組成了一部份意識,特別是搜尋資訊時,真相會有意無意被這些真假難辨的部份侵蝕。

暫不談網路的資訊操作,只談說服,諸如在寫著這篇文的我,或者所有寫文章的人,其實也是在做相同的事。藉著文字生產一些從閱讀得出的思考經驗,這段的文字所申述的道理,將會稍微的改變你看下一段文字時的推理和接受程度。

而接受程度有時也受「呈現的模式」影響。

動畫和小說的敘事順序有些不同,這可能是受限於播放/出版模式,即動畫一季要有12話,每話20分鐘;而小說則近似輕小說的普遍經驗,以3小時內能看完,7章的分割進行。這影響到動畫將事件的擺放順序跟小說有所不同,從而讓人物之間的關係所帶來的觀感有所不同。

動畫中在岩永和九郎去處理鋼人七瀨事件前,加插了一段「岩永受邀往森林,向神靈提供一段關於兇殺案的推理答案」。加插了這段落,讓人事先理解岩永所做的事,不是「尋找真相」,而是提供一個令人願意相信的解說,而這部份的解說,在小說版就夾雜在進行攻略時的網路發文對話中。令到岩永進行鋼人七瀨的網路攻略時,對「用虛構打擊虛構」這個手段,在動畫版中沒有了那種驚艷之感。

但這不是最主要的不同,最主要的不同是文字和影像,對整合想像力的效果差距。

如同網站利用畫像,去定形大眾對鋼人七瀨的想像;動畫的作成,也是在做這一件事。單純的文字表述,其實是用文字去引發讀者經驗和認知中的影像,從而產生一個畫面。但動畫就直接將製作小組詮釋作者的部份畫出,就如在進行網上論戰時,從文字的表達會寫的是中間有不同的留言插入,但影像就可以直接用畫面帶過,從而沒有一種冗長的敍事。但用圖像卻又失去了將重點劃出的功能,雖說有圖有真相,但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將真相略過,過度倚賴聽/看到的部份,卻又忘了;其實很多時候,資訊都是被篩選過,才出現到我們的眼前。

如同當被問到,東方博士有幾多位的時候,大家總是會反射性地答「三位」。明明聖經上寫的是「幾位」,為甚麼會這樣肯定地回答呢?其中一個可能,是因為他們獻上的是三份禮物,而畫出來的時候,就三個盒由三個人奉上,這樣不就產生出三個博士的印象嗎?

在假新聞當道的年頭,我們到底有沒有能力去讓那些由資訊虛構出來的偽物消失呢?我們以為資訊多了,就能抓住真理,但事實卻只是在不同的虛構中搖擺。

岩永沒有執著去尋找絕對的真相,而是說服人捨棄不合秩序的虛假。她不去指斥虛假,而是把更加有趣可信的可能性提出來,讓人捨棄那帶傷害性、既虛假又似事實的理解。我們在這個資訊泛濫的年代,還有追求真理的能力嗎?但,在這以前,我們其實有沒有認真研究我們接收和散佈資訊的手段和意識呢?而這個意識背後又潛藏著言說者和受眾之間的何種關係?或者一個敍事(小說/動畫)無疑是一個很好的設計場境,去幫助我們思考這件事。而這,那四福音的敍事,又有沒有幫助我們進入那跟道成肉身、受苦、死亡、埋葬、復活相關的思考呢?


後話:《狼來了》這個故事的教訓,是叫小孩在求救的事上不要說謊戲弄大人,不然在有需要的時候,就得不到應有的幫助。然而,現實是,大人們太多自己的工作,忙著去整理他們的論述,時常聽不到小孩的呼救。

作者
加斯巴
年輕時不擔心說太多道理,年長時就害怕說太多太長,因為不想被人以囉唆來指證我老了。

💻網頁:https://iscf.fes.org.hk/?cat=860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atch.iscf
📱instagram: @catch_magazine
https://instagram.com/catch_magazine?r=nametag

©️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中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