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128 – Catchy – 身在這將成未竟的曠野

記得有同學說過,去年10月在政府宣佈反蒙面法生效的那天,他們在學校相擁而哭,聚著一起禱告。

只是去年10月的事,但總覺得好像很久以前了,國安法都來啦,反蒙面法,逃犯條例修訂又算得上甚麼?

人大宣佈要立國安法的時候,不知道在看這期《Catch》的你們,那個當下又做了甚麼呢?

我們好像甚麼都不能做了,但生活好像又要如常活下去,仍然要趕稿,仍然在討論下一期甚麼時候出版。這樣其實可以嗎?

編寫盼望就只是偽善吧!
描繪日常好像是在散佈恐懼~
陳列事實又何嘗不是煽動?

作為出版界,特別是宗教界的出版機構,如何面對自由即將失去這種揮之不去的恐懼呢?如何說服自己繼續做這些事呢?可以抱著不可能這麼快殺到埋身,試圖樂天地維持著日常?所多瑪俄摩拉的陷落,以色列人的亡國史,初期教會被逼害的情況,大家都知,何以要自欺欺人現在這個太平盛世會繼續呢?

有一種說法,是每一個信徒,其實都屬於一個正在出埃及的群體,為了離開一個奴役的場境,所以要主動離開溫飽,進入曠野爭戰,以前往那應許之地。那可以是象徵靈性的光境,但靈性無法從現實生活的光境中切割。來問一下自己所在的群體,是在埃及地等待拯救,還是在曠野迷失但試途抓住應許奮力爭戰中嗎,還是覺得自己已經進入應許之地享受著豐盛?

在同一個時空下,不同群體卻好像有不同的認知。會不會產生一種有人在爭戰,其目標就是要進入應許之地,所以努力驅逐在內住民。而在應許之地享受的人,會否又會認為那些在爭取進入豐盛的人,是需要被滅絕的外邦人呢?真的不會是同一個群體嗎?將成未竟,不就是不曾進入迦南地的意思嗎?如果說正在享受,那會不會是我們仍然留在埃及?如果說正進入應許之地,那會不會其實是在走回頭路重回埃及呢?

就這樣又完成了一期,謝謝各位作者、校對、審稿、排版,和看到現在的你。

💻網頁:https://iscf.fes.org.hk/?cat=860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atch.iscf
📱instagram: @catch_magazine
https://instagram.com/catch_magazine?r=nametag

©️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中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