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 129 – 《排球少年!!》- Now or Never 的積累

《排球少年!!》漫畫連載了八年半,日向和影山在最終話時,又回到像第一話一樣,隔著網成為對手,但那不再是初中只憑意氣用事的狀況,而是在一步一步艱辛經營下,終於登上國際舞台。這個結局,雖然沒能和現實中的東京奧運同步,但對於跟隨著主角日向,從初中開始喊「再多一分」的讀者來說,這算是個美好的結束。

日系王道的運動漫畫,不外乎都是主角群成長的故事。而用以量度主角群的成長程度,自必然是各類的大型賽事。排球少年的主要背景設定在高中,故事的發展以日向在烏野高一的那一年為主線。從新生加入舊生成隊後的日常校園生活訓練,繼而有不同的練習賽,再以稱霸全國作為目標,一話一話的畫下去。他們在全國高中綜合體育大賽(IH)中落選,但在春季高校排球賽(春高)的時候,打敗縣內的宿敵,又挑戰強者,成功出線。對戰縣內全國四強的強校,是其中一個連載的高潮,動畫更用一整季去製作這場對決。接著就是烏野在全國賽中奮鬥成長的記錄,同時也穿插著不同隊伍的對戰。關於烏野的故事只談到這次春高的完結,然後就直接開展了日向邁向職業和國際的故事。雖然日向和影山在烏野接下來的兩年的故事作者沒有交待,但喜歡看排球少年的人,大概就是喜歡作者在描寫比賽和訓練時的爽快,人物的個性交代足夠立體細膩又不拖泥帶水。

「每一個來回拖地,每一次撿球,無數次深蹲,在那之後吃下的美食,鑄就了我們的身體。肌肉可是長了不少,今後無所畏懼」

雖然是熱血,有很多比賽激戰的場境,但貫穿著整部作品的,應該是練習和吃飯的重要性。無論是烏野男子排球隊初成型的時候,學長們會在練習完結各自散去前,請學弟們吃包子;IH縣代表賽後烏養繫心教練帶他們去吃飯;翔陽偷偷跟縣內高一冬季集訓時,沒有被招待餓著肚子時詢問教練有甚麼應該做時;春高自己打完比賽後,邊吃飯邊看其他人的比賽等等。這些場面,都在提醒著,人要長大,除了不斷的訓練外,還有要吃飽。

而成長除了吃飯外,還因為練習。各人的自主練習,兩次在東京進行的集訓,都很熱血和青春。練習時並沒有那種勝出比賽的明顯升級提示,有的只是單純地由做不到變成做得到,不為意變成有注意,將直覺反射的行為訓練變成可以精準發生的技巧;或是自己突破了心魔;或是藉別人一句偶然的提點,衝擊自我而得以成長,單調的訓練場景讓讀者看得有趣。但,還是記得提及,訓練真的是很單調也很累,為的只是希望上場的時候能有所發揮。


烏野春高縣內排名戰中第一場對上的扇南高中,他們就是一隊覺得自己還沒有到那個水平的人,所以覺得在場上拼命無用。但他們在比賽最後階段的時候,才後悔為甚麼要用「拼命也無用」來假裝自己不在乎,其實是在後悔平常沒有多練習。所有的累積,都不應該被小看,但所有的累積,都不是只為了累積,而是為了在場上有所發揮。

「不管何時,重要的只有眼前的1分」

排球少年中的熱血青春,並不只靠主角群的奮鬥勝利來渲染,更由很多不同的對手,展示著很現實的部份。不夠努力就會輸;太過依賴單一的進攻模式就會輸;想要繼續留在排球的比賽場上,就要拿一些甚麼去換。

烏野和音駒之間的「垃圾場對決」,是指一直進行訓練賽的兩隊球隊,在全國比賽中遇上,進行一場不像練習賽能重來、只此一次的比賽。的確,每場賽事其實都不可能重來,高三的人下一年就畢業不在;為了勝利,下一年來了更強大的新人,必然要將舊人換走,不同人的組合都無法從來。所以,每場比賽都是now or never,但每場now or never的比賽,都會是下一場比賽的經驗。now or never也是一種累積,或者會消耗掉一些讓人吃驚反應不及的戰術,但就因為now or never,人和戰術才會在現場比賽中進化,有更多新的可能性。

如果排球少年只停在高中就完結,他就只是單純的熱血少年漫畫,但當時間線延伸到職業賽時,很多喜歡的角色都沒有再以打球為生。最終沒走上職業身涯的前輩們,從球員變成觀眾。所謂的熱血和青春,很現實的就是要用生活來換。很多人會將某些目標定為階段性的,例如大部份出現在高中比賽中的球員,很多都只是以高中三年的全國賽事作目標,只有小數的人會以之後職業生涯作目標。當然也會有人在中途改變了想法,但很多時候,一同奮戰的人,不一定之後繼續走同一條路,但每次上場的時候,就是將那些累積起來的個人體能、經驗判斷、團體信任合作⋯⋯盡情使用的時候。這些合作和信任,跟十年後要不要做職業選手無關,也跟這是不是高中生涯最後一場比賽無關,只跟眼前這一分有關。只要球不掉在地上,球賽就還沒有完結。只要球不掉在自己的場內,這1分我們還是可以爭取的。


「你裝備唔夠喎,你要睇多啲聖經先得喎。」

想起好多時候那些打結的對話。要裝備到幾時先叫夠?讀埋神學博士夠未?查經查嚟查去大家講嚟講去都係果啲觀察詮釋,愈嚟愈狹窄同脫節,咁又點會生到啲實踐到嘅應用呢?唔夠唔夠又唔夠,唔通真係一直困住喺教會四面牆之內,唔出去面對個社會同世界咩?但有時又真係,望住個現實耐咗,唔明仲有咩可以支持自己要繼續認真生活落去,點解唔求求其其吃喝玩樂就算,反正咩都改變唔到。

「把我和那麼努力的人混為一談是不尊重的。但是看到他人超乎尋常的神技,自己心中『這種程度或許能做到』的標準線 ,也會隨之更新吧!」

以冷靜頭腦和討厭勞累見稱的駒音二傳手研磨,在被讚揚在比賽中有拼命有毅力時,淡淡然的說到這一段話。這可以拿來作「努力是為了甚麼」的回應。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像影山那樣這麼單純又專心一致的去做自己喜歡又擅長的事,也不是有熱血熱誠就能像日向一樣堅持不放棄夢想、就能獲得相稱的機遇;在時不與我之時,同行的都太厲害時,我們還是可以用這種心態去和不同的人相處。不需要期望別人給予的機會,也不需要怪責自己不夠努力,就那樣慢慢的一起認真試著好了積極進取和有所保留的人,不該是互相對立的。本來每個人的能力,想要付出的都不同,但至少,在拼命和掙扎過後,覺得能做到的事應該是稍微變多了,而不會再劃地自限。

擺脫劃地自限的想法,每一刻其實都是我們的now or never,無論是在日常的查經,還是在生活中的實踐,都是累積來幫助我們更好的面對那個老我,更多的學像耶穌。想要累積,和拼盡此刻now or never的心態,同樣重要。不需要逼這部份的自己分化,也不用叫另一部份的自己和自己割蓆,更加不用這樣對其他情如手足的弟兄姊妹。


加斯巴 著
年輕時不擔心說太多道理,年長時就害怕說太多太長,因為不想被人以囉唆來指證我老了。

💻網頁:https://iscf.fes.org.hk/?cat=921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atch.iscf
📱instagram: @catch_magazine
https://instagram.com/catch_magazine?r=nametag

©️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中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