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 129 – 一蟹不如一蟹?騎士的強大!

上次(127期)和大家分享過假面騎士01的某些想法,如果還未被筆者悶壞的話(感恩筆者沒有悶壞編輯先生),今次筆者想變成DECADE,帶大家進入一場世代之爭。所謂世代之爭,並非膚淺地比較哪代假面騎士最強最厲害,而是這個影集系列的角色設計、故事命題等等元素,引起新舊劇迷的廣泛激辯。(預告:本次可能會更悶!)


先向讀者們補完一下,其實《假面騎士》系列曾經由《Black RX》的終結開始,停製過一段長時間,直到《古迦》的重啟,假面騎士的設計不斷的革新。只要稍微認識《假面騎士》系列,相信都會認同早期的騎士造型都帶點「昆蟲」或「生物」的風格。然而在《古迦》啟播後,官方的設計亦一直在找突破點似的,每年的騎士設計都輕易令一眾「騎士迷」熱烈品評:「龍騎」為甚麼要用橫間面罩;「555」登場時,誰也想不到能夠用手提電話變身;「劍」的葵扇尖端真的很「時代尖端」……

這些擺脫舊世代的嶄新設計,當年初推出時曾引起老一輩的騎士迷強烈不滿。他們認為比起昭和時期,這些平成年代的設計造型簡直奇醜無比,不僅失去了「生化人」的設定色彩,武器和道具亦花多眼亂,甚至連騎士也不再一個起兩個止,「三騎」、「四騎」、「五騎」——沒有真功夫、只會用道具打怪、不夠打便圍群結黨。

雖然說,系列作品隨年代變遷是常有的事,而這些變遷會令部份劇迷不適應也是常有的事,然而新舊騎士的設定有著巨大落差,導致劇迷出現如此強烈的世代之爭,不多不少都要歸咎《假面騎士》系列的最初原作者——石森章太郎老師。

石森老師在昭和年代設計假面騎士時,創作了好些逆天的設定:以絕高的生物科技改造人體、被改造的人物同時是科學家或體能無比壯健……諸如此類的,結果以相關數據將昭和與平成的騎士作對比,平成的確輸了一大截,即使是體質異於常人的「555」,在劇場版遇上大前輩「X」,也只落得被打飛的下場。以這個角度考量,也難怪舊劇迷會認為假面騎士「一蟹不如一蟹」了。


話說回來,為什麼昭和與平成的騎士造型和故事風格的差異會如此巨大?這種「世代之爭」又能否避免?

前文提及的《古迦》,開播時其實石森老師已經與世長辭,接手的是其兒子及一眾製作組人員。而《古迦》出現許多前所未有的全新嘗試,《維基百科》有這樣說明:

「考量到醫療技術日新月異,進行臟器移植手術的醫療案例逐漸增加的因素,對於將『改造人』描寫成異形怪物的這種方式也開始產生抗拒感,東映方面也認為『不希望再塑造出擁有改造人心理陰影的主角』。」

縱使「生化」、「改造人」這些元素由《古迦》、《亞極陀》開始慢慢減少,故事亦由「敵我」、「正邪」漸漸傾向在「命運」、「遭遇」,不過這並不代表與石森老師的想法背道而馳。石森老師一直以來都有藉著《假面騎士》表達他對「英雄命運論」特殊看法:雖然力量可能是宿命,這力量來源甚至不合乎道德而是邪惡的,但這些並非重點,重點是我們如何使用力量,並達到什麼目的。平成年代的假面騎士外表看來是「脫胎換骨」,其實仍然經常探討什麼才稱得上是人類、人類與怪物的區別——人類若脫離愛護的溫暖、保護的動力及援護的重要,人類便會真正成為怪物。


從這方面看來,昭和與平成的騎士造型和故事風格的確有根本上的差異,故事的本質卻從未改變——可惜偏偏還是爆發了騎士迷的「世代之爭」。筆者認為,導致「世代之爭」爆發的最致命原因,並非前文所講的角色造型、述事風格之類的革新,而是正正源於大家對《假面騎士》的故事命題及本質有所誤解。

石森老師曾表示,《真‧假面騎士》是他心目中的騎士,這番發言亦從此成為昭和騎士迷的金科玉律。由於《真‧假面騎士》的騎士造型包含了「生化」、「改造」元素,故事有著不少血腥場面,因此醉心昭和年代的騎士迷便認為「寫實」、「生化味濃」、「改造」才是假面騎士的代名詞,平成的「電話」、「USB手指」、「汽車」根本是邪魔外道——唯獨這類言論,筆者不敢苟同。

首先,包括《真》在內,昭和年代作品全都有提及電子和科技,若然單以「生化」作為騎士的「絕對標記」並不恰當,同時也太對不起石森老師了。除了《假面騎士》系列,石森老師的其他作品,例如:《電腦奇俠》、《大鐵人17》、《小露寶》及《人造人009》等,都是以電子和科技為題材,再探討人性與科學的矛盾。所以筆者認為,石森老師根本一直在思考人生。如果用卡夫卡的《變形記》作參考,石森老師最想說明的關鍵字或許是:「迫於無奈」、「被改造」以及「真我」。

無論因命運而成為英雄,抑或因特質才成為英雄,無論「命定」還是「自強」,「做英雄」總與孤獨寂寞撇不開關係。《假面騎士》系列中,不論昭和或平成,不少角色越想達到更偉大的目的,愈是帶來更悲哀的孤獨。例如《古迦》的主角最後寧願避世也不想影響到別人;《OOO》要變得強大就必須捨棄私欲;《龍騎》裡每個騎士的願望都可能都很卑微,但要願望成真必然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孤獨、寂寞,這些都是假面騎士獨有的悲劇嗎?

雖然石森老師寫的都很「悲劇」,但並不代表假面騎士是一場又一場的悲劇,因為假面騎士深明自己所做的抉擇,都是關乎到別人的安全、夢想、快樂——「因為你的付出,會令他人擁有幸福」。正因如此,縱使會孤獨但他們不怕,而這種強大,正正是不同年代的騎士想要表達的訊息。如果大家都能認同並理解這種強大,別說騎士迷的「世代之爭」,甚至對大家生活上也有不少啟發。

雖然花了不少段落把騎士迷的「世代之爭」形容得水火不容,不過隨著整個系列每年推陳出新,現在大多數騎士迷的反應如何?「真香。」

無可否認,武器和道具愈來愈多,角色也愈出豐富,這的確出自商業考量,身為騎士迷的筆者亦很難否認完全沒有變質,也很難阻撓官方某些決定。不過,今時今日的騎士迷數目越來越多,除了周邊商品琳瑯滿目,筆者更相信最引人入勝的終究是「故事的本質」。筆者始終相信製作團隊仍然堅守著石森老師的想法,仍然如石森老師一樣,藉著《假面騎士》系列向我們傳播的訊息:

天命既定,演繹由我。

(我只是路過的假面騎士愛好者,好好記住我,及《Catch》!)

知行者
在知識海洋的修行者
專門研究「筆殼巫術」

💻網頁:https://iscf.fes.org.hk/?cat=921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atch.iscf
📱instagram: @catch_magazine
https://instagram.com/catch_magazine?r=nametag

©️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中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