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樣…是怎樣練成的

感恩樣
(因需要兩個字的緣故,以下簡稱「感樣」)

顧名思義,就是感恩的樣子。

據說,對非基督徒而言,把基督徒分別出來的其中一大特徵是:常常掛著一個感樣。根據非正式調查,此話所言非虛。

如果後生仔的鋼鐵是因HOCC而煉成的,那麼,信徒的感樣又是怎樣練成的?

一切,大概從初信栽培開始……

1. 祈禱時感恩

接受初信栽培時,導師教導我們,要與主建立關係,就要祈禱。為幫助我們開始祈禱,使我們的祈禱更「言之有物」(怕你面對上帝dead air唔知講乜好?),我們或會被教導伸出我們的「祈禱手」來,記著向神祈禱可有甚麼內容,例如感恩。

就這樣,我們在還是初信小羔羊時,學會了:祈禱時,要感恩!

今日返學差啲遲到,等過馬路時好快轉綠燈唔駛等,感謝主!
測驗冇乜點溫書,但咁啱出正我識嘅範圍,好感恩!
其實我都有份抄功課,不過冇被老師發現,真係好感恩!

2. 返崇拜時感恩

在主日崇拜裡,我們藉詩歌、禱告向上帝述說我們的感恩:主啊!在我心中有數不盡感恩啊!何等恩典啊!恩典很美麗啊!這是恩典之路啊!祢恩典夠我用啊!奇異恩典何等甘甜啊……!

就這樣,我們每星期都在主席/敬拜隊/傳道人/牧師的帶領下,跟弟兄姊妹一同反複練習感恩,喜樂地感恩,感恩地感恩!

在剛過去的佈道會中,有_____人舉手決志信耶穌,感謝讚美主!
已籌得______成擴堂所需的款項,只差一點點而已,AMEN!
今屆浸禮有_____人決定受浸加入教會,哈利路亞!

3. Facebook/Instagram上感恩

我們被教導,基督徒要公開見證神,讓人知道神是真實、滿有恩典的好神。

而在這智能手機、社交網站盛行的年代,要在眾人面前「公開見證神」,實在毫無難度 – 遇上感恩的事,我們會立時拍個照,寫幾句,再加一個表情符號,Post上Facebook或Instagram與Friend list上逾百(甚至上千)個朋友分享,愈多人Like,代表愈多朋友一同感恩,神所得的榮耀愈大。

就這樣,我們愈來愈習慣,不論何時何地,都公開地感恩,既榮神,又益人!

最近成日落雨,但今日去沙灘玩,天氣好好!PRAISE THE LORD!
八號風球撐到今朝都未落,可以多一日假期,THX GOD!
終於感恩了30天,感謝主!

4. 年終感恩分享會上感恩

從歲首到年終,神的恩典真的多而又多,所以在一年終結之時,我們會舉行年終感恩分享會,與兄姊妹同聚於主聖殿,來數算我主恩典。儘管每人可以分享的時間不多,無法深入分享,也未能細心聆聽上帝如何施恩;但不打緊,「量」不比「質」次要,光是知道感恩的事如此多,就足夠叫我們感恩了!

就這樣,我們習慣了教會每年十二月都有這樣的感恩分享會。年終時,我們要感恩!

主超自然地醫治咗我嘅腳患,哈利路亞!
幸好我奇妙地剛好臨時因為一啲事去唔到菲律賓旅行,否則可能返唔到嚟了!好感恩!
我終於找到一個肯同我一齊捱麥記的女人了!感謝讚美主!

慢慢地,就咁樣練成了……

感恩眼(笑到冇左對眼/眼泛淚光)+感恩嘴(嘴角向上揚/四萬咁口)+感恩鼻(說得激動時,鼻孔會噴氣或流鼻水)+感恩汗(說得起勁時,額角會流汗)=感樣

日復日,無復年,我們愈來愈習慣將「感恩」掛在嘴邊,並練成了一個會在感恩時掛在臉上的感樣,以這樣子,說著一件又一件「好感恩」的事……

但是,感恩並非光有個樣,用個口,而是用條命。

「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不配稱為使徒,因為我從前逼迫神的教會。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並且他所賜我的恩不是徒然的。我比眾使徒格外勞苦;這原不是我,乃是神的恩與我同在。」

林前十五9 一10

也許,對保羅而言,恩典是

恩典是海洋,能包容許多不同物種,又孕育了許多生命。
恩典是經典老歌,Timeless,過左N年都係會在腦裡翻Loop再翻Loop。
恩典是訂情信物,盛載了對方的深情。
恩典是老火湯,雖然你掛住喺出面同朋友玩,玩到不知天昏地暗,但阿媽仍然窩心地為你預留一碗,衰仔,奉旨架?!
恩典是父母,總是被辜負,但其實不應被辜負,至少,我地其實唔應該等到節日才報答佢地。
恩典是寒冷清晨飲的熱維他奶,令人暖笠笠,有力有拼勁開展新一天。
恩典是愛情,令人願意委身於所愛的人,為對方作出改變。

(又也許,保羅看到以上七條的話,會說:「O!講呢D!神嘅恩典係無可比擬架!」)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
對保羅而言,恩典是重價的,是貴重的,是他不配領受的

在個人主義盛行的今天,我們遇上別人批評自己的個性,會丟一句「I am who I am」作回應,聽落好似好型:我就是我,我就是這般我行我素!

保羅也說過類似的話,但意思卻大不同:「But by the grace of God l am what l am (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

經文的英文版本為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

保羅想到自己從前如何逼迫教會,像他這般不堪的罪人卻竟也得蒙主接納、拯救,所領受的恩典是何等的大,自己是何等的不配。他很感恩,很感恩,所以,把一生獻給主:主用條命來救我,我也用條命來回應主。

然後,他整個人,從此不再一樣。

保羅發現,神的恩典指向他(grace toward me),是要塑造他的生命,讓他的生命回轉向神;努力活出神所創造的真我,是他對神感恩的表達,從而叫神所賜給他的恩典不是徒然(did not prove vain)。保羅也發現,神的恩典與他同在(grace of God with me),深深地同在;他能夠格外勞苦,是因有神的恩典在他生命裡頭,作他力量的泉源。

是的,保羅也到處宣講神的恩典,寫信時喜歡說諸如「常為你們感謝我的神」的話,他感恩時,大概也有他感恩的樣子。但是,這一切,都流露出他整個被神轉化過來的生命和對神深深感恩之情。

你呢?神賜給你的恩,是徒然的嗎?你若不是「徒然相信」(林前十五2),那你是怎樣回應所領受的恩典?

其實,
以祈禱手記住感恩,沒有問題;
崇拜時唱歌祈禱說感恩,沒有問題;
在Facebook、Instagram上與人分享感恩事項,沒有問題;搞年終感恩分享會跟弟兄姊妹一同感恩,沒有問題……
以嘴唇述說感恩、傳揚神恩,當然沒有問題!

但是,

我們對神所賜恩典的回應,我們向上帝所獻上的感恩,僅此而己?!
是從甚麼時候開始,
我們的感恩變得如此形式化,形式化得令我們忘卻感恩更深層的內涵了?

惟有真心覺得不配受恩,才能真心感恩。保羅傾盡一切、奉上一生來感恩,因為他覺得自己實在不配 – 他逼迫教會,其實配得被主定罪,卻竟蒙主白白赦罪。

至於我們,
唔知醒起身返學,其實配得被記遲到;測驗唔溫書,其實配得低分;抄功課,其實配得被罰。

如果,我們最後沒有遲到,沒有肥佬,沒有被罰;而又如果,我們真心視這一切為從神而來的「恩典」,那麼,讓我們誠實地問自己:我們是抱著甚麼心態感恩的?我們又有多省察到自己的不配?

恩典不是叫人自我中心地感覺良好的好處,恩典是指著我條命的,
上帝施恩,要塑造我的生命。
上帝的恩典,叫我今天成為何等人?
我的感恩,有叫我更像主嗎?
恩典,有郁到我條命嗎?
它有成為我生命中的助力,推動我回應上帝、竭力活出祂所創造的我嗎?
領受著這一切(我本不配得的)恩典,我真的打從心底裡覺得好感恩嗎? 如果我們真的為著主所賜的恩典而覺得「好感恩」,而把感恩宣之於口後,我們便以為自己已經「感恩」了,
那麼,我們的感恩也實在太廉價了……

為著所蒙的大恩,你點感恩?

「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三16)

馬丁路德稱這節經文為「福音的要旨」(The Gospel in miniature),也有人稱它為「簡而言之的福音」。這短短一節被教會奉為如此重要、反複提及的經文,我們都挺熟悉(加上又幾易背),甚至太熟悉,熟悉到冇乜感覺……

在此我們不討論「福音」的內涵、是否一節經文便蓋括了何為「福音」。引此「福音的要旨」,是因為這節經文提醒了我們:我們都跟保羅一樣,白白領受了這份從上帝而來的超大禮- 福音- 基督道成肉身,降生,捨身,為了救贖我們。

在聖餐記念主的死
(聖餐的古老英文叫法為Eucharist,意即感恩)

領聖餐時,我們是怎樣記念主的死?
吃著餅、喝著杯,想到這份救贖的恩典,我們有多感恩?
我們曾在聖餐上為著這份深恩厚愛流淚嗎?
我們的「記念」是否只是在追憶主二千多年前如何為我們捨身、流血?
聖餐,記念主的死,斷不是「懷舊」。過去的事今天活現眼前,上帝真實地臨在,要改變我們的生命- 我們有沒有悔改、回轉,以生命來回應為我們捨棄生命的主?

於聖誕記念主的生

我們都知道,12月25日並不真是耶穌的生日,但我們還是會在這天記念祂的降生。
那麼,每年聖誕,我們是怎樣記念主的生?
是出席子夜崇拜嗎?是在街上唱聖詩報「佳音」嗎?
除此以外,你能想到別的記念方式嗎?

BTW,要為這份恩典感恩,不在乎你是否在領聖餐,也不在乎是否聖誕節,這一點,我相信,你懂的。

讓我們回轉,並在生活中以行動來記念、回應主的恩典 – 

作為子女,我們是否可以給予父母多一點耐性?
作為學生,我們是否可以視同學為同行伙伴而非競爭對手?
作為不屬世的門徒,我們是否可以不盲目追求新款手機,直至手機壞掉?
作為主在地上的管家,我們是否可以多一點關心社會,而非丟一句「我討厭政治」?

你在所屬的崗位上,要怎樣背起主給你的十字架?

對不起,原來是我一廂情願……
對不起,原來是我一廂情願……

一次,朋友說想送我一份禮物(非我杯茶)作為回禮,
我婉拒說,不用喇,
她堅持,我說,真的不用喇,
她再堅持,我再說,真的真的不用喇……

結果,她還是堅執己意買了,送我了。
她既然買了,我不好意思再推,就(無奈)接受了。
雖然她送禮的心意是好的,我也威謝她,但總是威覺有點不被聆聽,不被尊重。

送甚麼禮物,反映了你有多認識對方。
所以,如果是真心想要送禮物,就需要體察、聆聽對方想要些甚麼;
如果硬要對方接受我一廂情願的「好意」,那大概只是自我中心的表現。

我們領受受恩典,出於感恩而想要送神禮物,也是同樣道理吧- 
為上帝付出,應該看上帝想我怎樣為祂付出,而非一味看自己想怎樣為祂付出

「我們要籌款興建一個中心,讓教會能服侍區內更多人!」
「我們要差更多宣教士到工場,為主贏得更多靈魂!」
「我們要搞一場大型佈道會,領人歸主!」

也許,以上種種皆非上帝最最想要的?

你覺得,上帝最想收到你的甚麼禮物呢?

(原文載於《Catch》第 103 期 P.2-15,WINTER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