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驚

擇自 Catch 90期

我們有太多恐慌的理由。包你驚足一世。

活在這個世代,我們有太多恐慌的理由﹗有人稱我們如今活在一個「風險社會」[1] 裡,「得人驚」的事物天天包圍著我們,「驚恐」已進駐我們體內每細胞,不同的人可能因著不同事物而感到驚驚驚驚。

我們搜羅了一些都幾「得人驚」的東西,放在以下小測試裡,幫助你了解自己的驚恐度。

有幾驚請俾驚
有幾驚?請俾驚!請誠實作答!

請將每一題「驚」的數目加起來,計算出你的恐懼指數。你的恐懼指數值是_______ 。

那又如何?我們無意按數字為你定判心理狀況,亦不打算提供分析結果……

沒有計分、沒有定型和建議做法,沒有安全感嗎?

數值愈高好可能代表你愈驚恐情緒影響,但那一個人的精神狀況真能由數字定斷嗎?
不理會數字/分數,你怕不懂如何生活?
習慣被數字評估的我們,除了拿著數字尋找解決辦法之外,有沒有看清楚數字背後我是個怎樣的人。

警告:看到這裏,你發覺自己會為著許多事而「驚」?!開始坐立不安,手心冒汗……

是的話,就不要再看下去了!


一個男生的驚恐成長日記

出世
當我還是蝌蚪時,爸媽就開始驚﹕
驚我少了一條腿/一隻眼,
我猜他們也祈禱,希望我出世平平安安完完整整吧﹗

小學
讀小學時,我驚不及人家帥,
也曾祈禱,希望將來不用chok也又帥又型。

中學
到了中學,我好驚生得矮,久不久就祈禱,希望快些可以長高一些。

放榜……驚到呢……
驚讀不了心儀學科,
驚上不了大學,
驚阿爸阿媽失望,
驚親友問起要找地方躲避,
最驚「炒咗」連女朋友都嫌棄﹗

考完了,沒甚麼可以做,就只有祈禱,
驚到連祈禱都不曉得可以說甚麼了。

大學
進了大學,誰說不用驚成績差?
我驚不明白教授說甚麼的,
又驚分組做PROJECT遇著不負責任同學,
還要驚DEADELINE前完成不了功課。(幹嘛與中學沒啥分別?好驚。)

我還是會祈禱!

警告:本日記只供參考,建議你寫下屬於自己的「驚恐成長日記」或者「有恃無恐成長日記」!接下來的日記可能仲得人驚…..你夢見過放榜未?

一位大學女生的放榜日記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九日過後,好像甚麼事也沒有發生。
我靜了下來。終於,
我感受到那份痛楚--踏了個空的感覺。

每當要填major、每當有人問我讀哪科,就痛一次。
有好幾次……我差點就脫口說錯。(說了心裡一直想入的那科。)
放榜己好幾天,只要心仍在跳,就會痛。
昏迷了一整天,都仍然有三小時是清醒的。
我多麼希望可以再睡久一點再久一點,直到不會再痛的時候才醒過來。

我終於知道我有多想完成這個夢——在我裡面有六、七年的夢,早已經成為我的一部份。

六年小學,七年中學。一路走來,
路程多遠……………………………………………………多麼辛苦。
「只差了這麼一小步你甘心嗎?」我曾經這樣問自己。
然,事實上,就是差一步!

從來,我就是不讓自己多想,不讓自己有後路。
因為害怕,同時因為我是那麼「死命的相信」這個夢是從祢而來。

一直以來,我的眼光、我的心思、我的世界、我的每個決定
似乎都是為著這個夢而努力,
每步都為了入讀這科而籌劃,
如今,
曳然要在這一刻畫句號。

出成績後,我疑惑著,與祢拉据﹕
那一直以來的信念、堅持、確信,是怎回事?
後來對祢的信心也搖搖欲墜,甚至覺得我好像不曾認識祢。

一個我,突然墜落,撒了一地玻璃碎,驀然成了固執、倔強、頑固、錯誤。

最可悲的不是那突如其來的情緒和失落感,
而是發現原來我不曾了解自己,更不曾了解祢
一廂情願以為是祢要我入讀這科、追逐這個夢。

這些年來,我活在自以為是、固執追夢的日子裡,有沒有一次又一次令祢傷心?

害怕在再次尋求祢的心意時又會重蹈覆轍,我實在再沒法一個人面對一場又一場的災難了。

但如果,唯有
拆毀——然後,
才看得清一切?
我害怕嗎?

驚嚇事年簿1: 在冇人來佈道會時面對神!

在冇人來佈道會時面對神!
學校團契辦了一個佈道會,K是當中的負責人。到了佈道會前十五分鐘了,學校禮堂還是只有小貓三四隻,K好緊張,有點擔心,如果到開始前還是這樣少人的話會怎樣?也有點害怕,怎麼自己的台詞總是唸不好。
如果你是K,你會帶著哪些想法面對神?

想法一﹕努力籌備達三個月,也開了十多次會,求神多帶一些同學來,令過去的努力變得更有價值!
想法二﹕過往的佈道會都座無虛席……求神多帶一些同學來,不然,別人會懷疑我的能力。
想法三﹕為何同學對福音這麼冷淡呢?多麼為到神的國著急呢!

於是,他如此禱告﹕「主呀,求祢叫我看重的不是人數的多與少,而是明白不論人數多與少,主祢都會用這個佈道會,求主祢準備參加者的心,對福音開放… …求主監察我們的不足… …」
K禱告完了,他還是有點害怕… …

驚嚇事年簿2: 在示愛之前面對神!

R與教會裡面一位姊妹是青梅竹馬的好朋友,R也一直喜歡她,暗地裡深信是神的旨意叫他倆在教會相遇及成長。不知不覺間,R認定了這個人將會是她的女朋友及妻子。

如果你是R,你會帶著哪些想法面對神?

想法一﹕希望順利追求這位姊妹,禁食祈禱、連夜祈禱,求主幫助。
想法二﹕害怕不經過祈禱的戀愛會被神厭惡,日日祈禱求主祝福。
想法三﹕希望神堅固自己的信心,並相信無論事情如何發展,神都會為我們預備最好的。

於是,他如此禱告:「主呀,我不知如何讓XXX知道我喜歡她,我真的好想好想她也喜歡我。求祢讓我可以她跟拍拖……一路以來,祢讓我們相識的,但我又不肯定她是否祢為我預備的那一位 (其實有沒有所謂預定的,我也不肯定)但求祢同在,我真的好驚她拒絶我… …這種心情,你明白嗎?」
  一個月後,那位姊妹卻與教會裏另一個弟兄拍拖起來……
  換著你是R,我們又會為到甚麼原因去祈禱尋求神呢?

十分驚《現形記》—— 

面對恐懼的方法,就是把它拍成電影﹗—— 希治閣

唔驚你唔明,最驚你以為唔關事。

「有幾驚?請俾驚!」: 活在日日有驚人發現的世界裡,我們可以憑甚麼存活?基督徒也會怕唔見手機,亦同樣要面對脫髮危機,跟從了主的人真的有所不同嗎?
活在同一個充滿危機、意外、天災……的世界裡,我們只可承認我們好多時都好驚。這裡,沒有壯膽的必殺技,但企圖把一些驚恐說出來,至少,不讓它嚇人於無形吧﹗你敢向人說出你在害怕甚麼嗎?你身邊沒有你信得過的人讓你訴說?沒有朋友,多可怕﹗

一個男生的驚恐成長日記:原來驚恐和禱告伴隨著人成長。由細到大,我們因著不同(但又幾似)的事情驚驚驚驚……驚的時候,我們可能也會祈禱,像那男生一樣。只是,即使祈禱過後,我們還是會驚。坦白說,最驚的是神沒有我所願成就某些事。那麼,祈禱,為的是甚麼?其實,我當神是甚麼?

一位大學女生的放榜日記:多年以來,夢想進入某心儀學科,堅信那是神的心意。終於,放榜了,成績剛好差少少。入讀另一科的她驚覺自己好可能一直歪曲了神的心意,屈神久矣﹗堅執原是枉然。

驚,可能是因為她很重視上帝,但又不肯定神的心意;她最怕的是,往後,還會繼續誤解了神,而不自知。驚得似乎有道理。有時候,基督徒以為神的心意是A,就向著A力衝﹗但有時可能太過一廂情願。
神的心意,猜不透、摸不著,行差踏錯時有發生,那就實在叫人無法不驚恐了,如果神是一位暴君﹗話說回來,真有所謂「行差踏錯」只有一條「對路」、只有一個答案?可能MC題目做得太多了。

驚嚇事件簿:小時候的你可能怕深夜摸黑上厠,或者怕尿床被人發現。但不知不覺間,這些再不能對我們構成任何威脅,看恐怖片也只會得啖笑。但恐懼沒有離開,只是換了另一個面具向我們冷笑﹕在事奉時、在戀上別人時,只要當我們認真面對某事,它就悄悄出現。認真就「驚」了。

所以說,作為一個「人」,會驚,是很平常的。(甚麼都不怕的人才得人驚﹗)
驚恐具有主宰性的力量,可以影響我們的心思意念、行為反應。基督徒在驚慌的時候會祈禱求神幫助,就像詩篇裡面盡是詩人向神赤誠的傾訴,當中不少是驚恐擔憂,好多時都在生死關頭--大衛被敵人拿住,終日被攻擊、欺壓時禱告神,說:「我懼怕的時候要倚靠你。」又謂「我倚靠神,必不懼怕。」那因為他知道並深相信,耶和華是幫助他的(詩 56:3,11,9)。

我們在驚慌的時候會祈禱,但我們並不認為祈禱有甚麼神奇功效﹗(愈多人愈持久就愈蒙神應允?你以為可以操控神﹗?) 祈禱求神幫助往往是原初的動機,但當我們心思靜下來聚焦向神,並呈現最真實的自己……我們可能掙扎於是否讓神介入、掌管,仍死抱著驚恐,還是被神轉化……在禱告裡,我們被提醒神的同在和帶領。

把恐懼轉化成邁向成長的機會。不停留在驚恐中,可以應付不可知的未來, 是因為知道誰在牽手。容讓自己恐懼, 但卻不至給驚恐嚇倒。怕失敗嗎?怕了就不會失敗嗎?若不,可以省回。

怕那真正值得怕的。

不怕上帝﹗包你甚麼都怕。


誰在害怕誰?

讓我們翻開聖經,看看《民數記》 13:1-14:10

有一天,耶和華吩咐摩西派人窺探迦南,看看那兒是不是真的如祂所說一樣是一個流奶與蜜之地,看看當地的人民是強是弱,是多是少……還特別叮囑他們要「要放開膽量,把那地的果子帶些來。」

探子回來了,他們好害怕地向摩西和以色列人報告:「那果然是流奶與蜜之地,那地的一串葡萄要兩個人才能枱起。但是那地的人非常強壯,城門又堅固又寬,我們打不過他們的!」 

迦勒(其中一位探子)就說安撫百姓說:「不用怕,我們立即上去攻打他們吧!我們一定贏!」

其他探子聽到迦勒這樣說就更害怕,說;「我們不能上去攻擊他們的,他們比我們強壯得多!那地是食人的地方!我們見到的當地人都非常高大,如巨人一樣,在他們面前我們就覺得自己好像蚱蜢一樣渺少和弱勢,我們必定會像蚱蜢那樣被他們殺戮的!」

以色列人聽到就好害怕,全世界大叫大哭,有些人開始向摩西和亞倫發怨言說:「那地那樣可怕,我們寧願早死在埃及或者死在這曠野!為甚麼耶和華要這樣對我們?為甚麼要叫我們去迦南?叫我們去送死,被人擄掠?我們回埃及不是更好嗎?」

在混亂之際,約書亞和迦勒非常激動,撕開件衫(表示悲哀)大嗌:「我們看見的迦納是一個極美的地方,如果是耶和華喜悅我們的就一定會叫我們去那兒,將那地賜給我們,因為那地的確是『筍盤』!你們不可以背叛耶和華,也不用怕迦南人,因為耶和華離開了他們!有耶和華跟我們同在,我們根本不用怕迦南人!」

此話一出,全世界說要拿石頭擲死他們。同時,一道光出現。
有聲音說﹕「這班人藐視我要到幾時呢?」

其他探子+以色列人  vs.  約書亞和迦勒

真的要怕?  

面對同一件事,約書亞、迦勒跟其他探子並以色列人的反應對比強烈,這是因為他們的角度和信念不同對上帝的認識有所不同。     

約書亞和迦勒好清楚知道上帝是一個大能和信實的主,不論對手有多強,他們也相信上帝必同在,他們必得勝。簡單來說,勝負的關鍵不是人的能力,而是上帝的應許和同在。

但以色列人聽到約書亞和迦勒這樣說,竟然大叫拿石頭打死他們!(駛唔駛驚到咁?)

這時,就連耶和華都受不了了,祂突然在幕中向以色列人顯現,問了他們一道問題:「這百姓藐視我要到幾時呢?我在他們中間行了這一切神蹟, 他們還不信我要到幾時呢?」

在恐懼之下,我是怎樣的一個「我」?

原來我怕……我怕我軟弱,我怕我做不到,我怕我沒有能力,我怕我沒有人認同,我怕我自己一個人我怕沒有人愛。

在不斷怕自己做不到、做不好、怕失敗、怕別人目光的同事,撫心自問,你有拍過神嗎?

「我們若怕上帝,就什麼也不怕。」

我們把神縮小,我們的判斷力就會有所偏差,周圍的事物就可以是以變大,成為「超級無敵迦南人」,自己就成為蚱蜢。認識真正的現實,迦南人即使巨大,也能面對。

那些「迦南人」可以是社會的價值、家庭問題、人際關係……其實,更多時候,「迦南人」並不在迦南,而是在我們的內心。

敬畏神的人能夠把目光對準神,記得他的同在和看顧,明白到真正需要重視的是祂的看法,那就不必受制於這個世界的各種威嚇!

怕,是我們學習敬畏上帝的第一步,因為在那裏,我們開始尋求神,認識神。

擇自 Catch 90期


[1] 德國社會學家Ulrich Beck 於1980年提出「風險社會」的理論,指工業社會的技術經濟發展邏輯與現代性的後果不僅帶來諸多人為危難與社會不平等,更同時衍生了大量難以預測但卻影響深遠的未知風險,現代社會已成為「風險社會」,風險徹底滲透到人類生活大小環節(上至核輻射下至食魚生),並成為現代人類社會發展變遷的主要結構與動能。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