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 121 封面文章- 信仰.離地(下)

離地」帶來的「雙重視角」

在地,會痛……怪不得上了山的彼得說:「我們在這裡真好!」

門徒自從被耶穌差遣去趕鬼、治病、傳講神國嘅道後,忙到踢晒腳。有一日,本身成日退修嘅耶穌,又再忙裡抽身,上山祈禱,仲帶埋彼得、約翰同雅各。

耶穌祈祈吓禱⋯⋯突然,個樣唔同咗,件衫白到發光!仲有埋摩西同以利亞,喺榮光中顯現、同耶穌吹水——講耶穌將要離開、要受苦嘅事。

但門徒瞓咗,睇唔到好多……到瞓醒時,發現眼前景象「WOW,實在太正!」見摩西同以利亞想走,驚歎到1999 嘅彼得同耶穌講:「老師,我哋喺度實在太正嘞!不如我們哋喺度搭三座棚,一座你嘅,一座俾摩西,一座俾以利亞!」聖經話佢根本唔知自己講緊咩。

就喺彼得講呢番說話時,有雲彩出現、遮蓋佢哋,嚇死寶寶。仲有把聲話:「呢個係我嘅仔,係我所揀選嘅,你哋要聽佢話!」門徒望勻四周圍,就只見到耶穌一個。

地上的耶穌,是個平凡的木匠兒子,無佳形美容使人注目。
山上的耶穌,容貌改變,衣服發亮。
門徒所見於榮光的耶穌,顯出神國的威榮。
彼得睇到傻咗,想搭棚留住此時此景。但,屬靈經驗冇得留。

到底,為何耶穌不獨個兒退到山上禱告,要帶同三個門徒上山呢?
將要受死、離開世界的耶穌,希望門徒經驗甚麼?
親眼目睹山上這一幀畫面,對門徒而言有何重要意義?

原來,路加福音作者咁樣安排:

聖經作者把登山變像這一段「離地經驗」,置於兩段「在地的敍事」中間﹕

於地上的危機與疾苦中,
耶穌帶門徒退上山;
於山上讓門徒有過超然的離地經驗後,
耶穌又領門徒回到地上的危機與疾苦中,
起程往耶路撒冷,預備走上十架。

「離地」而來的力量

那次於親眼窺見天國的榮耀、基督的威榮,親耳聽見天父對耶穌身分的宣告、並吩咐他們要聽祂。對門徒而言,必是莫大的震撼,深刻非常,以至彼得後來如此說:「我們從前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大能,和他降臨的事告訴你們,並不是隨從乖巧揑造的虛言,乃是親眼見過他的威榮。他從父神得尊貴榮耀的時候,從極大榮光之中有聲音出來向他說:

『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我們同他在聖山的時候,親自聽見這聲音從天上出來。

彼後一16-18

彼得、約翰和雅各是初代教會最重要的使徒領袖。那次超然的離地(超越)經驗,必定給了他們超強能力,讓他們於逼迫和患難中,仍能堅持忠於所信,有力見證。

人們說「離地」是脫離「現實」(reality)。但現實生活急速、忙碌,從自己以致社會世界所發生的事,都很真實地觸動我們的心,真實到一個點,令我們以為現實就只能如此、永遠如此,是定局。

但,聖經不停告訴我們有另一個現實,神國的真實。在信仰生活之中,無論是敬拜、靈修、查經、團契⋯⋯離一離,從來都不是只顧「我們在這裏真好」,而是讓自己被神國的現實說服、被塑造。神要我們認清楚這個現實比我們眼裡所見的更真。我們被這一個現實說服⋯⋯然後帶着這個不一樣的眼光去生活,並堅信整個結果至終,不在於我們,只在於神。

如何過活,不在於地上的東西,而是在於上帝藉聖經向我們揭示的reality,祂呼喚我們,要過在地若天的生活。

信仰,本是「離地」,卻又不是「離地」。親眼見證過基督威榮的約翰,如此寫道: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萬物是藉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着他造的……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地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

約一1-3,14
要有「離地的」高度

要有「離地的」高度

我們所站之「地」是道所造的。這道,本質上不同於「地」;只是,這本是離地的道,成了肉身,臨到「地」住在我們中間。
於是,跟隨道的門徒要在地活出「離地的道」必會充滿張力、掙扎。

時勢如此惡,掙扎如此多。
面對香港當下的荒謬、生命深處的傷疤,
許多人都撐得累了,迷失了,覺得絕望了。

但若停留於低處,只會看到眼前的事物;
離地的高度,卻賦予我們新的視野。
上帝呼喚我們,要帶著那超越現實的眼光來看我們當下的處境,
以神國的視角作為我們的鏡片,來看待我們肉眼所見的reality,
以致我們懂得如何在地見證祂的道,活出新天新地的價值。
讓人有機會在地上預嚐祂國度的榮顯和美好。
不然,我們就只得困於困局裡,看不見出路,失去盼望,
也失去見證道的能力。

你也曾為眼下的境況覺得痛嗎?
來,讓我們回應祂的邀請,以離地的視野,看待我們腳踏之地,
一同於掙扎中,在地見證天國離地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