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奇・吾・好慣

背金句時的的了了錯咗係要扣分嘅 

>咦,和合本其實已經有修訂本,好似仲有修修訂本添喎,outdated咗的野都仲要逐字背?
>不如背廣東話聖經啦? 

考試測驗前大家都會留係屋企或者去自修室溫書,團契總會人小啲 

>講到團契教會生活咁重要,但睇嚟考試再重要啲喎,咁兩樣野合埋一齊得唔得?  
>講到耶穌的愛幾咁平等,但係老師/導師都係鍾意讀書叻的人,同其他地方有咩唔同呢?

學校/教會團契週會搞咩,都係導師決定喎 

>又係搞果啲無人有興趣嘅嘢,跟住又同我地講係必須,但明明應該有啲必須但有趣多啲的野可以搞喎,點解無得搞? >開完職員會,又係抄返上年啲週會,但返同搞果個都嫌悶,但係就一粒聲唔出。助導係幫你地手度,唔係幫你地諗埋呀,主動啲得唔得呀?  

小組分享一定要講感恩代禱事項,你唔講嘢,你就係hea返、唔投入囉 

>我心情唔好唔想講嘢,點解唔係調返轉我話你hea我,心情唔好都睇唔出,咁都叫做關心人? 
>我求其講啲嘢,你哋又唔會真係想關心係咩事,都係一句「阿門」、一句「感恩」,唔知邊個唔投入啲呢? 

團契完咗去食飯,都好似一定要去食飯嘅,塞得落咁多人,都係得果間姐 

>其實唔想食果啲集團式,而且無錢,大家求其買個包去公園食得唔得?
>唔一齊食又話我唔合群,但係食咁貴,唔通我個個星期淨係食你哩餐咩?又唔見你地凡物公用下,夾埋我果份?  

大家為咗係敬拜之中投入多少少,走去學樂器,用好多時間去練詩、敬拜讚美,好投入呀 

>無音樂就唔識敬拜咩? >人天生走音係咪就即係唔可以去敬拜神?  
>識樂器就一定係有恩賜去帶敬拜?音樂唔用嚟敬拜用嚟靈修得唔得唔? 
>其實又搞團契又搞主日學,冇時間練又點帶呢?

明明覺得這些事怪怪的,但為何我們仍然跟著做呢? 
咁多人做,當然要跟啦⋯⋯ 

還有很多事都很多人在做,為甚麼我們要選擇做這些事呢? 
吓,返教會做屬靈野,導師/牧者/聯會都話要咁,我當然係跟啦⋯⋯ 

但,為甚麼導師/牧者/聯會他們會這樣做呢? 
唔係好清楚喎,是但啦⋯⋯ 

會不會想知道原因呢? 
咁高層次嘅問題,都係等啲得閒嘅人去諗,我就算吧啦⋯⋯ 

不問會不會覺得可惜? 
問咗都唔會有人答到我,算吧啦⋯⋯ 

導師/牧者也不能回答嗎? 
果啲「不要問,只要信。」「是為你們好。」「傳統可能有唔好,但係傳統發展咗出嚟一定有佢地的重要性。」哩啲一定啱同無原因的答案,算吧啦⋯⋯ 

你有想過可以有不同的可能性嗎? 
諗過咁又點呢?都唔輪到我話事,所以都係算吧啦⋯⋯ 

你不覺得你可以改變嗎? 
我變咗,其他人又點喎,算吧啦⋯⋯ 

其實繼續唔諗咁多,繼續返教會/團契/小組,聯會/教會/牧者/導師/老師講咩就跟住做,都唔係好差啫,實無錯啦,起碼我都做緊啲我能力範圍內的野呀。 
係呀,真係唔係好差。 
不過⋯⋯ 

舊約果陣,以色列人,都話:「我都唔係好差啫,起碼會上聖殿又會跟住節期獻祭。」 

我喜愛良善〔或譯:憐恤〕,不喜愛祭祀;喜愛認識神,勝於燔祭。(何西阿書6:6 )

到底如何不止於獻祭/禮儀/慣例,有多一點良善/憐恤,還有,愈來愈認識神呢? 

使徒行傳的時候,耶穌復活升天了,門徒的生活中不再有風趣幽默又全能的導師依賴,他們開始學習如何在聖靈的帶領下,和弟兄姊妹一起實踐信仰生活。

猶太人傳統,不潔的生物,就是不能吃。 
但一堆不潔的生物突然從天而降放在彼得眼前,並且天上有聲音叫他吃。彼得按他人生的慣例拒絕了兩次,然後第三次沒等他拒絕,那些東西就被收走了。 

這個時候的彼得完全不知道發生甚麼事,這是一個異像,但想要傳達甚麼訊息呢? 困惑的時候,就等聖靈來光照吧。 
然而,聖靈還沒來為他解釋異像,就有三個不認識的人來,叫他去一個外邦人的家。 

按猶太人的傳統,未受割禮的外邦人是不潔,他們的家也是不潔,是不能去。 
彼得這時候,應該按他的的慣例,拒絕那三個人三次,然後繼續在家思考那個異像中出現的東西,是不是有甚麼東西,其實他能吃的。但聖靈這時候就出來,叫他「去,不要疑惑。」他就只好出發了,然後到外邦中的好人,哥尼流的家,向他們講解福音,更有聖靈降臨在他們一家身上,全家受洗。 

經歷了一段反叛傳統但大有收穫的旅程後,彼得回到耶路撒冷便有人找他爭論。守割禮傳統的信徒覺得彼得「到未受割禮的人那裏,跟他們一起吃飯」是一個問題,要拿出來討論。 

抱歉,我沒有像彼得有使徒這個偉大身份,不可能像他一樣這般強大,能夠面對這些來自弟兄姐妹挾持傳統而來的爭論。所以我還是裝作沒看到、沒聽到、沒想到,繼續安份守己地過好了。 

那些嚴守割禮的人,沒有礙於彼得是使徒便裝作看不到,只在背後議論;也沒有立刻打壓彼得為不潔,要求他先認罪悔改,才考慮和他對話。他們直接將事情拿出來和彼得討論,直接溝通。 
彼得沒有高舉使徒身份的權威,也沒有因為自己見證了聖靈降臨在外邦人身上、神大能彰顯的偉大一刻,而嫌棄那些還在談不能和外邦人吃飯的守舊悶人。他仔細地將他身上見到和經歷過的,從最初那異像,到最後他對這件事的神學思考,順次序地和眾人說出。 

在群體之中,有人自傳統和習慣中踏出了新的一步,有人對這種前行有疑慮,所以拿出來來討論。 
在群體之中,有人常高舉傳統和順從,有人對這種慣性有疑慮,所以拿出來討論。 
在一起,認真地看每一件發生在我們眼前讓我們有所疑惑的事,認真地回應每一位和我們交談的陌生人,認真地檢討每一次我們有或沒有按慣例行事作決定的經驗。這種累積,不需要任何身份地位,便能互相建立,慢慢地改變一些無解的傳統/習慣/教導。 

後記: 

千奇・吾・好慣>>>千祈唔好慣!!!! 

有時和同學聊天時,他們都會表達一種「再多想、多認真研讀聖經好像也沒有用,事情都只能跟著體制去走,就算再多思考,也輪不到自己決定,想來又有何用呢?」這種無力感我很能體會。我也時常問,如果不去想,生活是不是可以簡單一些?反正查考、思考後,也沒有可以改變的事情,也只是浪費時間的一種增加人生無力感習慣。 
但是,上帝不是讓我們孤獨一人,而是讓我們有群體。主讓我們看到一些身邊的人還沒看到的獨特事情,我們如何能和他們分享這份獨特,又和他們的獨特一起學習上帝寶貴的話語呢? 

介紹返最近新出的一本書《走向結連與共融:關係和群體的聖經反思》作者:黃國維。 

合一就是彼此順服,很吊詭吧! 

進一步閱讀原整版《Catch》122: https://iscf.fes.org.hk/?p=6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