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 131 FELLOW UP ‧ 無實體

無實體團契下,無得摸,無得見,無得當面噴晒口水咁傾計,所有嘢都要變成喺螢幕上面進行,返崇拜、小組、團契、上堂全部都要(心很累)。咁,你同神有無 online 見吓面呢? 

P 同學表示,確實係遠咗,無得返實體教會,或者自己都懶,少咗去靈修親近神,所以好似都有啲疏遠。另一位同學又講到,「好難繼續熱情如火,學校團契又冇咗,好多嘢都見唔到,靠大家有冇能力去維持。」後來因為自己發生咗一啲好大嘅事,先去搵返神,同神傾返計,維持返同神嘅關係。而 C 同學就講到,疫情之前可以 join 屬靈計劃,但依家都少咗,甚至都少咗教會生活。 

同上帝遠咗,咁同團友仔之間嘅關係,唔知有無遠到呢?有同學表示,都有被人關心過,一句「你最近點呀?」榮登是日尷尬榜首,大家都唔太鍾意哩種好有 agenda、為關心而關心嘅問候。「熟嗰啲(團友)會真係講,唔熟嘅都會講但唔會講好多。」一位團職咁回應。又有團職遇過問完之後全場 dead air 狀態(你眼,望我眼,再望返你眼,errrr),好尷尬…… 大家認為要喺熟悉佢嘅情況下先做哩件事,會比較自然呢。 

咁,大家又係用咩方法去繼續同團友仔傾計嘅呢?或者大家鍾意咩方式嘅溝通呢? 

投其所好式 

Q 同學表示,佢試過投其所好,借啲意製造單對單傾偈嘅機會,講緊嘅係……以學嘢心態,搵啲理由,例如熱愛籃球嘅同學仔請教打籃球範疇嘅嘢~(嗱,唔好諗錯隔離)Q 同學話,「傾吓傾吓就會唔覺意畀我帶咗入去傾我想了解佢嘅嘢,佢嘅近況呀咁」,藉此去關心團友仔嘅狀況。 

Friendly 式 

N 同學就話,都盡量想避免畀師弟妹覺得有壓力,會用一個 friendly 啲又 friend 啲嘅 tone 去同團友仔講嘢:「唔好畀佢感覺你好似一個阿頭咁」,平時 pm 團友都會用輕鬆 casual 語氣。不過…… N 同學亦都話:「但佢哋覆我嘅時候又會好 formal 好似覆老師咁樣覆。」Erm……erm…… /__\ 

花生式,邊緣人 mode 

O 同學表示,佢比較鍾意自己柄埋一二邊,食吓花生:「唔好嚟接觸我,畀我觀察吓,咁樣係比較舒服啲」,因為佢想 stay 耐啲、睇熟啲個環境先。 

群 chat 式 

S 同學表示,佢開咗一個有團契所有團友仔嘅大 group,佢間唔中會講下嘢,不過 group 似乎唔多同學回應。佢亦都會間唔中 pm 吓團友仔:「我會配合返佢嘅習慣,例如佢唔用 emoji,咁我都唔用 emoji,佢用我就用。」 


團職們都用盡計仔,去認識同埋關心佢哋嘅團友仔。其實每段關係都好獨一無二,每一個生命都好唔同,對每個人嘅關心手法都係唔一樣。唔知大家又有無發現自己比較鍾意邊一種呢? 

而除咗上面嘅幾式,大家喺團契裏面都經常會問代禱事項:「你最近有咩代禱事項啊?」如果係你,你平時會答咩? 

有幾位團職都講到,觀察到大家會覺得無嘢分享,會靜咗。其實代禱事項係咪一定剩係分享好屬靈嘅嘢?係咪一定要同自己嘅生活嘢分割?代禱事項,係唔係一定要發生大事,超開心或者超唔開心(極端),先值得拎出嚟講?但其實,代禱、分享近況,都可以係好瑣碎、好日常㗎。 


C 同學就提到,小組內大家分享嘅代禱事項係日常到「我肥咗呀,要做運動呀」都可以拎出嚟一齊代禱,感情事、學業事、憂心嘅、懇求嘅都會分享。因為我哋都想知道,隔離嗰個你最近發生咩事,最近瞓得好唔好,食得飽唔飽,心情如何……其實哩啲都係我哋嘅代禱事項呢! 

眨下眼疫情都過咗一年有多,經過哩一年,大家都默默發現咗唔少嘢,又期待住未來疫情後嘅唔少嘢。大家最想有啲咩呢?或者有冇擔心啲咩呢? 

C 同學就話,最想有返每個禮拜週會,畀大家去玩去分享,online 都係無咁好玩,而且實體真係可以訓練到團職喺好多人面前帶遊戲帶詩歌!依家可能只係訓練到團職識得 online 帶詩歌,但實體同人協調、夾歌,又未必識。同埋都好想有返 camp,好想同大家一齊體驗,一齊生活。C 同學都擔心大家喺 online 小組就好敞開心扉,但見返面對其他人又變得驚青唔多講嘢。 


疫情似乎都仲會持續多排,大家都係行緊一條新嘅血路。以往都未試過咁長時間 online 校園團契,見到大家都出盡法寶,為咗哩個團契,為咗一班團友。其實你最想佢哋攞到啲咩走呢?疫情下,有冇發現你更加珍惜團契啲咩呢? 

除咗用唔同嘅方式去搞團契、關心團友,唔好忘記:你都可以用 N 種唔同嘅方式,去 share 畀哩位一直同你同工嘅上帝聽㗎。 


番外,有冇啲咩題目好想喺團契裏面探討? 

  • 咩係信仰?咩係基督徒?咩先為之係基督徒? 
  • 天堂與地獄 
  • 《點解教會唔畀做?》系列 
  • 男女戀愛問題、性關係、婚前性行為 
  • 福音派同靈恩派教會嘅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