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24 Catchy – 六月而立之倔強

聽說Catchy已經被偷偷劃為任性的大人可以任性地寫些近乎自說自話的話題,那就來一個舊定義下中年人的話題,一件談了三十年的事(那時人還沒有120歲命)。

其實談了三十年的事,也不算老。像是舊約以色列人的故事,從亡國被擄時期開始算起,這個故事被談了幾千年;耶穌道成肉身降世這件事也被談了二千多年;第二次世界大戰也七十幾年;蘇聯解體也廿多年了。這些已過去的事件,反覆被談論的原因,多半是因為這件事對於群體仍然有重述的意義。

在Catch重述事件的,到底是哪一種群體呢?應該是帶著基督徒身分的中學生們。但三十年前,今天的中學生尚未出生,而這件事又不包含任何基督教的元素,為何還需要被講完又講呢?如果只是老人的執念,那試圖把自己時代重要的事強硬地向另一個世代塞進去,是無益無效的,甚至是上代人試圖干涉下一個時代的厚顏無恥。

或者,反過來說,至底甚麼才是和這個時代的中學生基督徒群體有關呢?

貌似Cover  Story在說的都是嗎?在各個專欄中說的也是嗎?這個疑問其實編輯每次都會問,所以就有編委會的出現,那個試圖邀請當時人說發生在他們身上、令他們在意的問題,再從而生出一些他們同一個群體看到也會有同感,會多想一步的東西。這也是非常期待學生作者的原因;他們寫想寫的,自己代表屬於自己時代的群體不好嗎?而就算由他們自主發表,但他們平常生活看到的東西,基本上也是其他大人或權威塞給他們的東西嘛。老實一點認了吧,每個人都卡在那難以抗拒的自持之中,認為自身有多點經驗所以視野廣一點,所以想塞一些東西給其他人,讓其他人再多看一點。何事是和我們相關和對我們重要,基本上是一個開放性的互動。那麼其實話題甚麼投稿如何也不用太在意了,但卻會造成一種緊張的審稿心態,例如「今期會不會太側重於想讓他們看到某些東西呢?」或是「這個時間好像應該提一提這件事,但是他們都應該沒聽過,會不會太硬銷呢?」等等。

該答問題了,三十年前的這件事,在今天說著仍然適切的原因,是因為這件事根本未曾完結。它只是一齣劇的其中一集,不同的集數繼續在上演,演員換了一批又一批,對白換了個口音、但語感繼續,場境有時大至全境、有時小至一個家,但劇情仍然是重複又重複。大概資訊發達了,知道更多了,所以我們覺得情況變差了,但情況從來都很差,沒有可以更壞的。沒有可以更壞,不知道如何可以更好。但不去忘記便是一種力量,那點在心中的微光,可以對抗那想要用恐懼使我們掩面不看、容讓自己和世界被隨意擺佈的黑暗。

喂,睇完今期有無野想講先?有的話不防send個email/fb,ig inbox 我哋吖。最好就係有啲野,你平日見到,覺得想傾下,但係又苦無傾的空間,咁不如定個標題,寫篇文俾我哋呀。我哋同你一齊傾下諗下,登出嚟又有多啲人一齊睇下諗下傾下咁樣,你話好唔好呢?

email: catch@fes.org.hk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atch.iscf/

instagram : iscf.fes

(特約)筆者
個人自介
隔著文字認識一些人是一件有趣的事,所以會試試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