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 135 《直男愛出櫃:簡直地獄!我的一年反恐同任務直男愛出櫃:簡直地獄!我的一年反恐同任務》

(The Cross in the Closet: One Man’s Abominable Quest to Find Jesus in the Margins),Timothy Kurek,2012 

作者喺聖經帶(美國保守基督徒根據地)長大,從小篤信。有日朋友哭訴自己出櫃後遭趕出家門,主角努力克制心中嘅法利賽人(死守律法嘅代表),先忍得住冇向眼前淚人引用經文抨擊同性戀。佢冇落井下石,但都冇半句安慰,朋友就已經喊完離席。 

佢事後反省,覺得咁嘅行為好唔恰當,唔似What Would Jesus Do。為咗了解哩個群體所受嘅一切,佢決定做一年實驗,假扮同志向教會、家人、朋友出櫃,去同志cafe打工,蒲gay bar,去佢曾經企喺對立面嘅人權組織做義工。然後佢學習到,同志都係人,群體入面有各種各樣嘅個體;受歧視好慘,隱藏一大部份嘅自己好辛苦。 

作者嘅立場,都同我部份撐同基督徒朋友類近。撐同理據係從人出發,有血有肉咁接觸而被打動,尤其著眼於受逼迫嘅故事。但即使心被打動,腦中仍然要同法利賽人鬥爭。 

如果反同基督徒睇呢,可能會嫌本書冇乜神學論述。只有堅信年輕地球創造論嘅美南浸信會同志教友話,「我堅信上帝比我自己更清楚我的為人,也堅信祂比我自己更愛我這個人。」另有表明希望一生做個不濫交榜樣嘅虔敬同志信徒話,「假若上帝能看清我的心,祂便知道我有多麼愛他、願一生服侍他。如果同性戀真是一種罪,那我也只需要相信當祂說祂的愛能遮掩許多的罪,祂並沒有在騙人就好。」 

撐同非基督徒呢,即係我,首先竟然喺一個異性戀者寫嘅書中認識到同性戀原來咁慘,另外睇佢講教會都令我有啲感受。作者早於實驗初期出櫃感受到不被接納,就離開由細返到大嘅教會。到實驗尾聲,佢決心返去一探究竟。「要走進這棟小洋樓[教會]實在是件痛苦的事。[…]我心虛地待在這裏,好像我這麼做就是在背叛我的新朋友。當我再次踏進那扇門,我就覺得自己正在寬恕所有傷害過好多、好多人的態度和信念。」 

勢估唔到,牧師向佢道歉,話如果可以重回過去,即使立場唔會改變,但會用更友善嘅方式切入。久別重逢嘅教友紛紛嚟擁抱佢,甚至排咗條隊一個一個攬攬佢。離去後,佢又同腦中嘅法利賽人辯論。 

法:「你忘了基督徒也是人,但你現在想起來了。」 

作:「他們是人,但我永遠不會忘記他們隨口的批評,可能會讓別人痛不欲生。」 

法:「凡人都會製造痛苦、互相傷害。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叫人悲傷的事實。」 

大概係為著市場而在地化,中譯書名刻意遺漏,但其實原作書名嘅「十字架」、「耶穌」先係縱貫成本書嘅世界觀。如果哩本書係人類學田野研究報告,研究員本身就係保守派基督徒,研究對象就係身處聖經帶嘅同志。成本書嘅主旨大概係,作者深入了解後痛改前非,認為同性戀唔係問題,但最緊要都係信耶穌。信耶穌得嚟,最好仲要係信地球得幾千年歷史嘅美南浸信會,而唔係唔相信有地獄嘅普救派。大團圓結局唔係BBQ跳起yeah,而係作者向同志朋友坦誠後,朋友捉住佢為佢祈禱祝福。 

我另外學習到嘅係,即使係聖經帶保守福音派虔誠藍血信徒,都會自慰、婚前性行為、離婚,提及時亦若無其事不加批判。難怪壓抑成性嘅(部份)香港教會最鍾意話外國教會墮落,潛台詞係唯有佢哋先係最正宗~ 

作者一年來遇上好多好人,又或者係佢識感恩所以睇得見好人。新認識嘅朋友對佢講咗一番話,我好鍾意,大言不慚咁提醒自己,亦借花敬佛送畀大家。 

「我能看出你有一顆善良的心,一顆溫柔心。別被生活消磨成憤世嫉俗的人,別走上那條路。請你無論如何都要堅守這份心地,因為我看見你內心有恩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