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128 – 沐恩與信賢 – 在別人的婚禮中狂想

自從沐恩拒絕信賢的表白後,已是學校的假期了,團契沒有什麼活動,到二人再次碰面,已是一個月後去團契的同工Howard的婚禮。

沐恩特意約了一個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團契姊妹一起去,想著如果碰到組爸尷尬的話,她可以幫忙避開。她不知道,信賢上樓梯時,剛好看到她離開接待處。他沒有留意到她精心為婚禮挑選的雪紡淡藍色全身裙,也沒留意她那對奶茶色牛津鞋,也不知道她化的是淡妝,也沒什麼誇張的,主要是些微粉底、畫了眉、塗了口紅。他只是感覺到她跟平常不一樣了,想著,為什麼她不接納自己本來的樣子,偏要迎合大眾而化妝呢?這些思緒,讓他輕易地否認,見到她打扮得這麼美麗,是有一下的心動。也否認自己想到被她拒絕,其實仍有一點心酸。

沐恩很投入婚禮開始時的敬拜,尤其喜歡一對新人選的一曲〈This is the day〉: “This is the day which the Lord hath made: we will rejoice and be glad in it.” 這是神所定的日子,感恩這天陽光燦爛,感恩一對新人能相遇,共同走到這天,是多麼不容易啊。她隱約看到,在頭紗之下,新娘Maisie笑得很甜美。

讀經環節時,有對伉儷讀出以弗所書5:21-27。

        •        又當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順服。
        •        你們作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順服主。
        •        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他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
        •        教會怎樣順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樣凡事順服丈夫。
        •        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
        •        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
        •        可以獻給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毫無玷污、皺紋等類的病,乃是聖潔沒有瑕疵的。

上個學期一次談「性別」的週會中,信賢帶小組查經,沐恩堅持上帝的創造之中,或許男女真的有不同的角色,為配合上帝創造的秩序,女性該學習順服男性。信賢冷笑問她,你認識細細老師嗎?他/她出生就是雙性人,那該怎麼辦?沐恩靜默下來, google了一下細細老師的故事,眼眶紅了一圈。

信賢無法忘記十歲時,又是父親駕夜更小巴後回家的一個深夜。父親總是找到藉口發脾氣,或是說母親留下的飯餸難食,或是嫌家裡骯髒,彷彿忘掉了母親完成一天家務後,只能睡幾小時,再一早回到老人院當保健員。信賢看到母親紅著眼捧著一杯水過去,父親一巴掌摑過去,茶杯在地上碎了,她還是不作聲的,逐塊碎片拾起,靜靜的回去斟一杯新的水。信賢忍不住衝出來,很自然將父親平時常用的粗口串起來,一口氣罵了父親一頓。他當然也捱了一巴掌,但令他最難受的,是母親哭著跟他說:「算啦,你唔好鬧你老竇啦⋯⋯係我條命生得唔好⋯⋯」

信賢聽著伉儷讀出的經文,很想知道沐恩還是否記得他那時提起的聖經脈絡:保羅在以弗所書是在回應社會當時希臘羅馬文化根深蒂固的家庭法則,但是在其中注入上帝的教導,扭轉大家慣常的想法。希羅世界的法律本來認可男人在家中擁有最大的權力,保羅卻挑戰所有信徒之間都要彼此順服,夫妻也要以愛彼此順服,甚至,要求丈夫以捨己、犧牲的愛去愛妻子,是在顛覆那時男人為先的文化!可是,他不知道,其實那時他在解說這一大堆道理時,沐恩因為很討厭他高高在上的姿態,完全聽不入耳。

沒多久,就到了讀誓詞的環節了。Howard 平時嬉皮笑臉的,竟然讀到中途哽咽起來:「從今時直到永遠,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我將永遠愛著您、珍惜您,對您忠實,直到永永遠遠。」

「疾病或健康」幾個字,特別擊中沐恩的心。她的爸媽常常分享當年的見證——本來兩夫婦都忙於工作,丈夫是政府的工程師,妻子是大公司裡的會計師,但因為十年前丈夫患了大病,那時候才因為院牧認識上帝。沐恩很記得媽咪說:「從此我發現,我要放低我一直的驕傲。我不要只追求自身的榮譽,要與他一起追求屬靈裡的生命。」爸爸身體穩定一點之後,繼續工作,媽媽則成為全職主婦專心照顧他和家裡。夫婦的關係愈發甜蜜,至少沐恩沒有見過他們吵大架。爸爸在教會裡任執事多年,媽媽則是宣教部熱心成員,他倆經常在教會結伴出出入入,是大家眼中的模範夫妻。沐恩常常在臉書上貼一家人溫馨的相片,前幾天才曬出一張堆一家人經新開的港珠澳大橋去澳門遊玩、食葡撻的照片。其實她不願承認——萬一爸爸的病復發,這可能是一家最後的一幅相片。爸爸生病時,一家人天天流淚的記憶,讓她心裡一直有陰沉下雨的一角。

還以為交換戒指後,婚禮就差不多尾聲了,原來還有個點蠟燭環節。沐恩從來沒見過,新人的雙方父母先是點燃了兩枝家庭蠟燭,象徵一對新人從他們的父母親所領受的信心、智慧及愛心。之後,新娘和新郎握著手,一起點燃中間那根合一的蠟燭,主禮人莊嚴地說,「這根象徵他們生命的成為一體。從今以後,他們要為彼此設想,同享歡樂、共度患難。當點燃中間的蠟燭之後,旁邊的蠟燭繼續點燃,象徵他們仍然需要完全接納彼此不一樣的特點,以成就彼此相輔相成的益處。」

沐恩看著那些閃爍不定的柔柔火光,看到Howard和Maisie互望的柔情眼神,心裡油然生出一份感恩。他們來自不同的家庭,帶著各自的經驗,是怎樣能將那些點點滴滴,揉合成共同的生命呢?主啊,我也會有天,執著伴侶的手,靠著祢的引領,點燃起屬於我們的燭光嗎?會可以一直幸福快樂嗎?她轉身想從手袋拿出電話拍照時,竟見到後排信賢正在看著她,只覺吃了一驚。她趕忙回過身來坐好,總覺得心內有點內疚,但明明什麼都沒有做錯啊。

新人退場後,再度在大家的掌聲中入場,Howard向大家致謝,說起謝謝妻子的話,又再泣不成聲。信賢想著,換著是別人,可能會覺得新郎流淚是很奇怪的,但他自己卻很清醒,知道是父權社會教育到男性要壓抑「負面」情緒,哭泣沒有問題。話雖如此,若有天他踏上紅地毯,不,婚禮也可以在草地或是在街頭,總之,若有天他結婚了,他也未必會在眾人面前哭出來。他的婚禮不會強調交換一隻昂貴的戒指,那不過是商人的技倆,他會好用心選經文,寫一份好好的致謝辭。他會感謝有人願意與他一起跟隨上帝冒險走人生的路,他討厭所謂「幸福快樂生活下去」的廢話和幻象,反而覺得,婚姻是一起經歷跌碰,只能倚靠上主磨練二人的性情,歷盡畢生的各種恩怨情仇仍能堅持走下去⋯⋯想到這裡,他又忍不住偷瞄一下坐在前排的沐恩⋯⋯

作者
心聲翻譯菠蘿包
登4登1登6登1「心聲翻譯菠蘿包」!用呢個法寶,希望大家彼此聆聽,聽真啲聽深啲。

💻網頁:https://iscf.fes.org.hk/?cat=860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atch.iscf
📱instagram: @catch_magazine
https://instagram.com/catch_magazine?r=nametag

©️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中學部